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的道门生涯

更新时间:2020-10-23 15:08:46

我的道门生涯 连载中

我的道门生涯

来源:掌中云 作者:死亡骑士 分类:灵异 主角:秦风 人气:

火爆新书《我的道门生涯》是死亡骑士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秦风,书中主要讲述了:家住西南大山深处的我因为读了几年的书,对鬼神之事一直是嗤之以鼻,直到18岁那年,我碰到了一具女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后来找了平常经常走动一些乡亲,把他们尸体都捞了上来。他们各个面目全非,口鼻青肿,瞳孔张的非常大,跟我爷爷死前的样子一模一样,而且没有任何伤痕。 这件事闹的特别大,把镇里的警察都给惊动了,但是他们来了一伙人,什么也都没有查出来,问了几个证人,都是说最后看到那几个人只是前一天晚上,看到他们嘀嘀咕咕的往河边走,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领头的那个老警察问不出什么名堂,只好神色沮丧的离开,村里人议论纷纷,不少人都认为我家是中邪了,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诅咒。不少之前经常来往的老乡,纷纷断了来往,只有方铁匠每天还和我们在一起。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这天晚上,我已经三年没见到的父亲,从外地赶了回来。 但是他并没有对爷爷的去世,表现出多大的伤感,简单的问过几句家庭情况和我的近况后,他对奶奶说,爷爷的事不能再拖了,明天就上山。 “明天上山?老四,还没过头七呢。”奶奶嘀咕道。 奶奶一生总共有四个孩子,两个在很早的时候去世了,还有个三伯,但跟我们不来往,爷爷去世,只有爸爸才孝敬他们。 我们那里讲究七七四十九天的大祭,一个人死了,要经过四十九天的超度,才能入坟,年纪越大,地位越高,越要这样,否则就是对先人和鬼神不敬。 “爸的事情太古怪了,就这么做,早点入土,早点安息。”父亲没有接受奶奶的意见。 我也在一边附和我爸爸,不得不说,之前爷爷的事,完全把我吓到了,我也认为这个时候,早点入土为安最好。 方铁匠这个时候过来,看到我爸爸在,微微错愕,两个人目光交汇了一下,彼此也没说什么。他对我爸爸明天把爷爷下葬,也没什么意见。 “犊子,跟我出来一趟。”爸爸吃完饭,就把我叫出去,我还以为是想单独问一些情况,没想到他让我跟他去砍一些桃木,镇邪用的。 “嗯。”如果是之前,我肯定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但现在我了解了,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超出了我们的知识,我觉得自己现在很无能为力,什么事也做不了,所以特别希望能做些小事来帮帮家里,所以我很乐意的去做了。 在我们家旁边就有大片桃林,没费很多力,就砍下了大片桃木,别看我爸爸上了些年纪,但他砍东西,比我快的多,我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把上衣拖了,坐在地上稍微休息一下。 “这是什么东西?”爸爸看到我腰间的黄符,脸上微微变了一下。 “这是方先生给我的辟邪用的符,说遇到鬼就可以拿来。”我现在非常迷信和崇拜方铁匠,他给我的东西,我都是随身携带。 “哦?呵呵。”父亲玩味的笑了一笑,没有说什么,继续开始干活。 “爸爸,你认识方铁匠吗?”我明显感觉到父亲似乎对这个有些不屑,而且他和方铁匠好像还认识,彼此之间有交集。 “认识,但没说过几句话——你看看那边的木材,比较好砍,你要是累了,就去那边砍一下。” 我摇摇头,知道他故意把问题岔开。 这几天我才发现,每个人,爷爷,奶奶,方铁匠,结果还包括父亲,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秘密,而且他们对很多东西都完全知情,但是我却像个傻子一样的被蒙在鼓里。 我打算等下找奶奶去了解这些东西,奶奶毕竟嘴巴最软,最好说话。 但那一天我没有机会,砍完桃木之后,已经到了傍晚,我全身上下一阵发软,回到家立刻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我很晚才被父亲叫起来,跟几个雇的脚力把爷爷抬上山,本来刚上山的时候是晴天,但不知道为什么,走到半路上,天越来越阴,到了山顶,整个天空一片晦暗,乌云密布。 “妈的,真是倒霉,早上出门,天气还没有什么,结果现在就要下雨了。”我忍不住抱怨了两句。 突然,我感觉到背后的棺材重量一下子剧增,简直是要把我压倒在地上。 我前面两个大汉似乎受的力更大,他们整个人一下子都差点匍匐在地上,似乎背着的东西要把他们脊背压断。 “鬼抬轿!”方铁匠一声大呼,一个箭步窜上来,撑住棺材右前,父亲晚了一步,但也急忙赶过来,把我推开,一把撑住棺材左下。 他们两个人硬生生把整个棺材举了起来。 “啊!”我嘴巴大张,简直说不出话来。 我们那里的规矩,据说棺材是不能落地的,棺材落地,没有到之前布置好的地方安葬,阎王爷就找不到人,无法让人转世,那死去的人就会在阳间游荡,永世不能安息。 我看到父亲和方铁匠满脸通红,手臂微微颤抖,但咬着牙把棺材给扛起来。 刚刚那棺材有多重,我是知道的,方铁匠能扛起来,在我意料之中,父亲能扛起来,那是? “秦风,赶快把牵过来的那头黑狗给宰了,对着棺材把它头砍下来,让血喷在棺材上。”方铁匠大吼起来,手似乎因为撑不住这个力量,开始往下缩。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上山,还特意要带条狗。 旁边几个脚夫各个吓得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还能动,我心一横,把狗牵过来,拿起之前准备的刀对着狗的脖子就是砍过去。 “滋!” 燥热的鲜血洒了我一脸,也刚好喷在棺材上,发出似乎是煎油时的噼啪声。 本来似乎千斤重的棺材,一下子轻了下去。方铁匠和父亲两个人把它举了起来。 我本来刚缓了一口气,黑狗突然一下子从我怀里跳了出来,扭动着快断的脖子,狂吠了几声,飞也似的跑走了。 “棺下沉,兽不死,大凶之兆!”方铁匠脸色满是凝重,口中喃喃自语。父亲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