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霓虹下的茅山道士

更新时间:2020-10-17 22:06:11

霓虹下的茅山道士 已完结

霓虹下的茅山道士

来源:落初 作者:叁思大象 分类:灵异 主角:高颖儿白杨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叁思大象的原创小说《霓虹下的茅山道士》,主角高颖儿白杨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枯燥的两点一线,糊里糊涂就撞了鬼,莫名其妙成了个驱魔道士。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算一步……只要有故事发生,生活精彩点就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说我骑着单车,摇啊摇的回到了家,在城西郊区一栋七层的楼房楼下,我一个刹车停了下来。我家那套两室一厅,就位于这栋七层楼房的四楼。

将车缓缓停了下来,我扛着单车便直接上楼而去,虽然楼下有寄放车的停车场,但我还是习惯把车扛上楼去。因为我这样一扛,一个月下来起码能省下几十块的停车费。

到了家门口放下了扛着的单车,我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将单车推了进去,停放在了走廊处。

家里现在十分的冷清,早在一年前,乡下分配到的宅基地便已经盖好了一套两层半的小楼。老爸老妈拜神啊,请祖宗香炉过去等等琐碎事全部忙碌完,打点好一切就入住了进去,将城里这套房子留给了我一个人住。

爸妈搬到了乡下去居住,碰巧我老弟刘小武,今年的高考考了不低的分数上了大学也不在家,女朋友前段时间又刚刚和我分手,所以我现在当真的孤家寡人。

不过现在的家里虽然冷清,但有时候,老妈也会从乡下出来,回来住上个几天,帮我收拾收拾我没怎么认真打理的狗窝。

虽然老妈来帮我收拾我是高举双手双脚热烈欢迎,但令我头疼不已的便是,每次老妈一回来,就会不时的跟我唠叨女朋友的事情,分手了就不可以再另外交过吗?做单身狗你很光荣吗你?

每次回来总是周而复始的重复这些对白,典型的老妈子牌“复读机”。

我那时听了只能摇头苦笑,笑而不语,沉默是金,不敢去接话茬,若是去接了,老妈子牌复读机就有可能转变成高分贝扩音机。

我把车停好,感觉周围冷风嗖嗖的,不由调侃的自语道:“这天吖,变脸变得有够快的。秋分才刚过,今天早上穿短袖还有些热,到了晚上却是如此的凉意袭人。”

呵呵,社会的节奏快,怎么连天变得也是这么快呢?

换好拖鞋,我打开了屋子里的灯,走近了客厅。看看时间,才9点,今天回来真是有够早的。若是平时,恐怕还在餐厅外当门神吧!

哦,对了,忘了交代一下,我上下班的时间。平常,我早上是八点半准时上的班,晚上下班呢,一般是十点左右,一个月休假休他个两三天。

工作时间是长了一点,可胜在清闲,除了客人来就餐那一会忙碌些,其他时间段还是挺悠闲的,这也是我不舍得换工作的原因。

我突然又想到了白天那丐帮帮主,他的工作,那可就比我更清闲上数倍了啊,你说那帮主,能有那样的豪车接送,住的也应该是高档花园小区吧?或许,说他住花园小区还有些贬低他了。

这样的一位丐帮帮主,想想身家过亿也是有可能的。居然他***躺在大街马路,学人家当个要饭的,整个臭不要脸!

你说你有那样的身家,一天要饭要个几百块,对你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嘛,你图个什么?也许,帮主是像电视上说的演的,什么什么体验生活吧?香蕉你个巴拉,那我就更加的鄙视他了!

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社会的底层,每天辛苦的忙碌工作,为个啥,就是拼了命想往上爬,网上挤,你个老家伙,要人家仰望反倒觉得高处不甚寒!

愤愤些有的没的,我走到厕所兼浴室,打开里面的照明,拿下莲蓬花洒丢在水桶里,然后扭开水阀放热水准备洗澡,趁着放热水的功夫,我跑到了阳台走廊处,将晾晒的衣服给一一收了进来。

走回来时,面前忽的有股冷风轻轻拂过,让我哆嗦得起了一身鸡皮,身子不禁打了个冷颤。

“啊湫!……这一打出来还真是舒服啊。”我揉了揉刚刚打完喷嚏的鼻头,自语呢喃了句,并没对刚刚的冷风觉得有什么异样。

我走回了浴室,热水这时候也已经放得差不多,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呼……舒服啊。”

擦干了身上的水渍,穿上一套睡衣,我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经过厨房时,顺便在冰箱里拎了瓶啤酒走回了客厅,打开了家里那台老掉牙的台式电视机收看起来。

我半躺在沙发上,打开啤酒,咕咚咕咚的连喝了几口,销魂啊,也许人生最大的享受莫过于此了?

看了一会电视,遥控器按来按去都没什么节目。

这个台不是在相亲选秀,就是那个台在才艺展表演,但更多的是狗血的肥皂剧抗日神剧,还有神马养生专家高谈阔论授受长寿秘诀,等你真能活到一百二再出来教授吧。

瞧瞧,看到没?这便是咱们国家如今的电视台。

我感觉现在的电视节目是一年不如一年,小的时候,那时候的节目是一个比一个精彩,一个比一个吸引人眼球,或许是我没有小时候那会的单纯了,才会厌倦了现在的电视节目。

我将剩下的啤酒喝光,将瓶子放下,用遥控器按停了电视的聒噪,视角不经意一瞥,恍惚有条人影自身旁一晃而过。

我头皮一麻,惊惧得我忙扭头四处张望,客厅里静悄悄、空荡荡的,别说人影了,鬼影都没一条。

老实说,从今晚下班以后,我老有一种被人跟着的毛毛感觉,而且温度明明还是秋老虎的二三十摄氏度,等回到家温度突然却降了不少,还有刚才一闪而逝的人影……

我又确认一遍地环视了下客厅,客厅依然是那个二十多平米的客厅。

没有……刚才难道是我眼花了吗?感觉降温也是我错觉?是的是的,一定是累了产生了幻觉,玩一下网游放松放松就没事了,别自己吓自己,恐惧都来自于自己心理作用罢了。

关掉了电视我便回到了房间,打开电脑,登陆账号刷起了网游分散精神。

当我在电脑桌前抬眼再看时间的时候,咦?这么快十一点多啦!别搞,明天可还得上班呢!赶紧将电脑关机,睡觉养足精神才是王道。

我把洗衣机里洗好的衣服一件件拿了出来,接着拿至走廊阳台去晾干。

走出了走廊,一阵凉风吹过,我又打了个哆嗦,这已经不知道是今晚第几次吹风了,而且这风不仅仅是凉意袭人,简直有些寒气瘆人。

加上这楼层的人大多没熬夜的习惯,十一点多这个钟数很多人早已睡下,此时静悄悄地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声音,呼吸稍重些自己都能听得到,瘆感又平添多出了几分。

没有没有没有,这世界上不可能有那玩意的,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太上老君上帝圣母玛利亚,南无阿弥陀佛真主保佑我,救命呀……

我赶忙将衣服挂好,之后砰地一声锁上大门,逃一样跑回了房间,打开被子钻到被窝里去了,连灯也不及关。

躲在被窝里,心总算踏实了下来,这心一踏实,身子也放松了下来,一天的疲惫也随之爬满了周身,转瞬便馨香入梦,与周公他老人家聊起了人生哲理。

梦里乾坤大,太虚任遨游,正当我美梦春梦黄粱梦交替着来的时候,一阵刺耳的手机闹铃从枕边响了起来。

当你睡的正香,突然让这声刺耳的闹铃给吵醒,第一时间你会怎么做?说真的,我真想把它给砸了。可是手一摸到了手机,我马上就清醒几分了。

砸了?那我怎么对得起毛爷爷他老人家呢,败家也不能这样败啊?

我十分不情愿的坐起身,暗停了手机里的左三圈右三圈,八月十五扭一扭的闹铃声。

“啊……哈,这么快就天亮了吖。”我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揉揉轻松睡眼,将被子往旁一甩,跑到厕所里刷牙洗脸去了。

昨晚临睡前那冷风嗖嗖的瘆人恐惧,已经被我一梦忘到了九霄云外。

洗漱完,穿戴好衣服,扛着单车走下楼,开始了新一天的两点一线。

我走下了楼,推着单车出了楼道,今天的天气,似乎比昨天还要冷上个几分,天有些阴沉沉的,没什么阳光。

不过不过,管他老天有没有阳光,我刘小能仍旧是那么灿烂。

我嘴里哼着,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正准备骑上单车,突然,毫无征兆的,头顶好像是被人狠狠的擂了一拳。

“哎呦!”我忍不住吃痛叫了一声。

脑袋瓜上一阵强烈的剧痛,使我脑袋顿时陷入一片空白,足足过了一分钟,我大脑才慢慢恢复了意识。看清是神马情况,就见地上掉落着一只女生的运动鞋。

高空抛物!我**他八辈子祖宗的!我差点没忍住粗口就要问候出声。

还好,理智压过了怒火不至于我爆粗,这是公共场合,而且更是在我家的楼下,这又是大清早的。

虽然这附近大多住户我都叫不上名字,但从小学就搬来这里住,也算这里长大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若在这里爆粗,那我那还算高大的美男子形象可就去远了。

我手捂着迷糊晕眩的脑袋,轻轻试探的碰触了一下。

“哎呦,娘的,还真是疼啊。”都已经肿起个包包了,我在心里又问候了楼上那个没公德心的家伙一句。

手轻柔着生疼的脑袋,过了一会,楼道处传来一串下楼来的脚步声,脚步略显急促。

我心道:呵,现在的人转性啦,难道会下楼来跟我道歉不成?还别说,真是来向我道歉来的。

我只觉眼前一亮,一个学生妹模样的女孩出现在楼道口,脚步匆匆直朝我跑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