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校

更新时间:2020-10-17 21:54:15

鬼校 已完结

鬼校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罗马假日 分类:灵异 主角:晓晓王楠 人气:

主角是晓晓王楠的小说《鬼校》此文是罗马假日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圣安娜大学,恩,我喜欢,但愿这里的恐怖传闻不会只是虚言,不然我来这里就没意思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璐璐忽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教室里的吊灯会在没有风的情况下极有规律的晃动,原来,这就是有人即将死在这里的前兆!她觉得有些可怜这个刚刚还令她厌烦的女老师了,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留着方便面发型的女老师会突然死在这里,然而,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一定是那些乌七八糟的诡异玩意做的手脚。不知对手是否是知道了她的身份而为了恐吓她才对方便面小姐下手,还是方便面小姐被什么东西盯上了。而且,她还听说,这个女老师刚结婚不久,还怀着3个月的身孕。那么,方便面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岂不是胎死腹中?唉……摊上这种事情实在是无奈,虽然一向见过很多灵异事件的李璐璐对这种状况有些见惯不惊了,但还是有些后悔选择了这一条生存的道路。整个教室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唯一淡定的也几乎只有李璐璐一个人了,无奈,她只好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坐在宿舍里的上官晓晓正在考虑那个碎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李璐璐推门进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沉重。上官晓晓抬头见是她,只是对着她低低的“嗯”了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便又继续低下头想事。“喂,”李璐璐淡淡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上官晓晓抬头,有些不解地看着她,李璐璐皱了皱眉,似乎是不习惯与自己的竞争对手这样地对视,便装作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把头扭到一边,开口,“你知道我们美术系的那个讲师吗?”“你是说那个发型很老土的女老师?”看起来这个老师的发型让她很出名,上官晓晓觉得李璐璐有些反常,“我在教学楼前的展示牌上见过她,她还被评为了这个月的教学能手。”李璐璐点点头:“嗯,没错,就是她……”她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顿了顿,仿佛在想该说什么好,“你知道吗?她今天给我们讲课的时候死了。”“死了?她怎么死的?”上官晓晓不觉有些惊讶。“我也不知道……今天下午我上她的专业课的时候,头顶的吊灯一直在晃……她的课讲的很无聊,再加上吊灯在晃,所以我就睡着了,可是过了一会教室里就有人尖叫,我抬头一看,她就被吊在了我面前,被吊在了教室的吊灯上!”“我的天……”上官晓晓从嘴里发出一声叹息,“在这之前,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反常的东西?”说到这,她想了想,又补充道,“比如她印堂发黑,怨灵缠身,面部发灰色有如被糊上了水泥?或者说别的一些什么不正常的现象?”“这个嘛……”李璐璐回忆了一下,突然叫出声来,“有!有!都怪我当时太困了没有仔细注意。”“是什么?”上官晓晓有些紧张地问道,她对李璐璐这个说话说半截的性格还是有些恼火。“那时候我觉得眼睛很酸,于是我就抬起头想伸个懒腰,结果眼睛无意间瞟到吊灯上好像就什么奇怪的东西挂着,在那一下一下的晃,我以为我眼睛过于疲劳了就没怎么在意……没想到……”李璐璐说不下去了,有些自责地捂住了脸,“如果我当时没有这么大意,或许老师她就不会死了,虽然我很烦她讲课,但是她也是条命,她还怀着一个小孩……”上官晓晓沉默了下去,没有说话。“上官晓晓,你说……嗯……”李璐璐张了张嘴,说出几个字来,又仿佛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就没有再说下去。“说什么?”她觉得这个时候,虽然李璐璐还是很烦人,但她觉得这时候的李璐璐是需要人帮助的,毕竟死亡事件是在她自己的面前发生的,这多多少少也会令人恐惧,尽管她是个通灵术师。上官晓晓有些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解人意了。“嗯……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已经暴露了自己了?不然,那些恐怖时间为什么老是在我们身边围绕着。”李璐璐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上官晓晓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从前天的那次‘背靠背’事件中,我就隐隐约约觉得,我们的对手已经发现了我们,但是那时候我还不敢确定,就没敢说,现在,连你也开始觉得了,所以说我就估计我们可能是暴露了。”说到这里,她伸了个懒腰,“不过,也有可能不是因为我们身份的原因,可能那些事就凑巧发生在了那些人的身上,至于前天的事,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304宿舍本身就有很大的阴气……说起来这个,我想起来了,今天我提前回的宿舍,却在猫眼里发现我们宿舍有一张碎脸!”“碎脸?”李璐璐有些不解,“那是什么东西?”“嗯,你先听我说完……”于是,上官晓晓跟李璐璐讲述了她是怎么样看见碎脸然后怎样在宿舍里发现被打散的怨灵的事情经过。听完上官晓晓的讲述,李璐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这个学校还有着跟我们一样相同身份的人?”“是的,那个人也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来到我们宿舍一探究竟的,因为前两天刚在我们宿舍发现了一具无皮的尸体。”说到这,上官晓晓忽然想到了慕容旭尧跟她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传闻,额头上又情不自禁地冒出了黑线。这个圣安娜大学的八卦消息倒是传的快,不知道明天上专业课的时候慕容旭尧还要再跟她说些什么最新的消息。不知道他会不会说那个美术系女讲师之死呢?现场没看过,多听听别人的传闻也好,反正那中间李璐璐睡着了错过了不少内容。……睡着!!这时候,上官晓晓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李璐璐睡着会不会跟那个女讲师之死有关呢?难道敌人是怕通灵的李璐璐发现了什么倪端出来阻止它们的行动而将李璐璐催眠了呢?仔细想想也有这个可能,李璐璐本来就是个通灵术师,又怎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通灵术师面前杀人而又不让她发现,只有将她催眠了才能下手。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又变的扑朔迷离了。对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他们的对手又是谁呢?果然,美术系女讲师离奇死亡的消息在第二天传的沸沸扬扬。上官晓晓趴在桌子上晒太阳,却竖起耳朵来仔细听着每一个传闻。“嗨,知道吗?我听说那个女的死的特吓人,突然就出现在吊灯上了。”“啊……不会吧,那她是怎么从讲台上消失又出现在那里的,也太高难度了吧!”“就是就是,要真是突然出现的话,那那个吊灯底下坐着的学生不得吓死了吧,哪有你说的这么灵异!”“切,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是真的,没听说圣安娜大学尽出恐怖传闻嘛,我问的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就是那天正好在那上课的,还把他吓的不轻,说起来,那女老师是接了个电话出去了,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出现在吊灯上了。”“哇!好吓人,怎么还有点鬼来电的感觉!”“就是说嘛!”上官晓晓听的一愣一愣的,刚听完这个版本,又听见后面的两个男生在窃窃私语。“喂,哥们,听说了没,那娘们死的事。”“那个方便面头啊?”“是啊,哥们我就是她那个系的专业生,昨天翘课去网吧嗨去了,回来才听说这种事。”“嘿嘿,那你可幸运喽,谁遇到这种事不吓个半死啊。”“所以说嘛!不过听跟我同系的几个哥们给我描述的,还都他妈的不一样,老子都不知道该信哪个。”“哦?是嘛,说来听听。”“嗨,甭提了,有一个说手机响了接电话的,有一个说是突然就不见的,有一个说是出去上厕所的,还有一哥们整的恐怖,说是直接在讲台上就已经血肉模糊了嗝屁了的……啧啧,真他妈吓人。”听着后面两个男生爆粗口的悄悄话,上官晓晓笑出了声。“嗨,美女,笑什么呢?见你笑可真难得。”一听这话,不用说,准是慕容旭尧那个煞风景的来了。上官晓晓立起身子,转头对着他调侃:“今天又有什么爆照性的消息要说啊?不会又是什么女讲师之死吧?那个听多了,没意思。”一听上官晓晓这话,慕容旭尧可来了精神,一脸神秘地凑了过来。“那种消息在我这里都过时了,我要告诉你的是一个更绝密的消息,几乎全校都没几个人知道呢。”他有些得意地扬了扬下巴。上官晓晓撇了撇嘴:“那你说吧,是什么消息那么绝密,好吓我一跳。”“呃……你就这么看不起我的消息啊,算了,真扫兴,不说了。”慕容旭尧本来挺好看的脸此刻在上官晓晓的眼里真是一个字:贱!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她白了这个得意的眉毛都快上天的男生一眼,懒洋洋开口:“无聊,爱说不说,我不听了。”然后,伸了伸胳膊就顺势趴在了课桌上,脸对着窗户。太阳真好。只剩下傻眼的慕容旭尧在那里一个劲的“喂”着,他本来想逗逗这个女生让她多说几句话的,没想到却弄巧成拙。看来,这个冷冰冰的女人还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的啊……一小时后。老教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地讲得无比激情,就讲个计算机的发展历程就能把天南海北联系起来,跟讲故事一样动听。上官晓晓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听老教授讲故事,她觉得还有些好玩,没想象中的那么枯燥。一旁的慕容旭尧本来就打算把这个秘密告诉这个同桌的冷美女的,自己一个人憋的也怪难受,却不想吃了瘪,冷美女一直趴在桌子上不动弹,他有时候甚至想把上官晓晓翻过来看她到底是死是活。说起来,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慕容旭尧在心中暗暗叫苦,小心翼翼地叫了她两声:“美女,美女同桌……”他那样子也是怪滑稽的,叫了几声见没有动静,本来想伸手拍拍她的肩膀,不料上官晓晓压根没睡,只是起来的磨蹭了点,慕容旭尧想拍她的手就被滞留在了半空中,往前也不是往后也不是。直到上官晓晓用奇怪地眼光打量了他一眼,开口说了句“有话快讲,有屁快放”了之后,他才尴尬的收回手,笑了笑。“唉,我要告诉你的秘密,你要停好了哦。”“嗯。”上官晓晓漫不禁心地在表面上应着,在心里却快要急死了:这个该死的慕容旭尧,怎么跟李璐璐一样,是个说话大喘气的主。“你知道吗?就在昨晚上半夜里,那个美术系的教室,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慕容旭尧一脸神秘。“婴儿的哭声?谁信啊,这是谁告诉你的?这么玄乎的话也只有你信了。”上官晓晓讽刺道。“是我一个哥们告诉我的啦,相信我,没错的!”他信心满满地说。上官晓晓感到有些好笑,这年头怎么都是哥们传话玩啊,男人都流行搞基吗?怎么就没听见一个女生说姐们传话啊。唉这个男多女少、男女比例三比一的时代……慕容旭尧看她一股不相信的样子,有些急了:“唉,你可别不信啊,虽然我也觉得很玄乎,可是我听我那哥们说的有模有样的。”“哦,怎么个有模有样法?说来听听。”上官晓晓有些感兴趣。“嗯嗯。”听到冷美女这么说,慕容旭尧开始来了精神,“我那哥们跟我一个宿舍的,叫做王洋,昨天半夜他突然坐起来说听见有婴儿的哭声,我们大家都被他吵起来了,仔细听了听,但是连个毛线音都没听见,我们纷纷骂他是个傻逼,他却很生气地说明明有婴儿的哭声。“之后,他实在受不了了,说了声妈了个逼的声音真他妈大,捂着耳朵都能听见,扰的他心烦意乱,再后来他就跑了出去……”“换句话来说,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上官晓晓打断了他的话。“不止呢,他今天早上起来跟我说,他不仅听到了,还看到了呢!”慕容旭尧有些紧张,可能是因为说到可怕的事情。“他的神经是不是出了点问题?”上官晓晓心里明亮的很,但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便这样问了出来。慕容旭尧摇了摇头:“或许有一点吧,不过我觉得他没有说谎,但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做梦,因为他提到了梦。”“梦,什么梦?”“他跟我说,他光着脚处在一间很幽静的暗房里,房中黑的看不到墙角的棱线,他就说他很不知所措地到处摸索想找到出口,突然就在摸索的过程中,他的脚踢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让他摔到了地上,于是他就开始坐在地上伸手去摸那个东西,那个软绵绵的东西带了点黏黏的质感,他不敢使劲,然而,当他的手摸到了那个东西的时候,他就听见了婴儿的哭声,起初是非常小的,到了后来,哭声就渐渐大了起来……“之后他就被吓醒了,但是他说这个婴儿的哭声在他醒了之后却没有停止……”说道这里,连慕容旭尧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