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黑魊

更新时间:2020-06-24 05:37:25

黑魊 连载中

黑魊

来源:落初 作者:三兮亖鵺 分类:灵异 主角:萧弥儿红光 人气:

《黑魊》由网络作家三兮亖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弥儿红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天地初开,人物混居,为了维系众生平衡,创神将地一分为二,人居阳地,物居阴地,于是就有了凡界,异界之别。故事发生在1947年民国时期,拥有聚灵詃惑著称的凡界,被异界人称为“魊”(鬼国)之心的重庆市丰都县“丰都”。他,一出生就被当做“墨宗”的封灵躯壳,活在他人的庇护中。他,上苍赠与他天才般的异能,族人羡慕的权力,可让自己没想到的是,所有的付出却换来一份仅活到二十八岁的诅咒,他开始憎恨并诅咒创神,并向它复仇。他,带着期许出生,却被“病体”选中,遭到族人的违弃,他言的伤害,即使如此他还是为了守护胞弟这样一个愚蠢的信念而活着,却被胞弟的一纸“封印书”所毁,在无尽绝望中,他只有把手伸向那本黑暗之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早上九点半刻,重庆市丰都县丰都警务分署局长办公室内。

苏致平身着白色警服早早就坐在办公桌前抽着烟,“笃笃”门被敲响,苏致平抬起头叼着烟懒散喊道:“进来……。”“卡嚓”门开了,走进来的是咨询台的芳姐,那芳姐估计是闻不得那烟味,站在门口喊出:“局长,有一位姓源的先生找您。”

“哦,让他进来。”苏致平想起应该是源景泰来了,立马坐得笔直把烟点灭在烟灰缸里,只见那芳姐摸着门把手,朝门外叫唤了一声,源景泰身着西装披双排扣呢子大衣从外厅走了进来。

“泰子……,来啦。”苏致平面露微笑走上前喜迎并伸出手,源景泰有点意外,立马鞠躬伸出双手说出:“苏老爷。”见二人如此客气,芳姐还以为源景泰是苏致平的农村表亲,也不敢再惊扰,准备关门。

见那芳姐准备关门出去,苏致平连忙吩附道:“叫墨大队和苏中队过来。”那芳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头称是,门关上,苏致平拉着源景泰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说:“泰子……,在这里就别老爷,老爷……,的叫我了,感情我像大汉奸似的,别扭……。”见源景泰这么客气,苏致平很不习惯,其实苏致平最不喜欢别人唤他老爷,他人本就没结婚,被人这么一叫,心里总感觉怪怪的。

“那……。”见源景泰欲言又止,苏致平见源景泰如此单纯,笑着说出:“以后你在子书手下工作,叫我局长就好了。”源景泰微微一笑恭敬的点了点头。

门“嘭”的一声,被打开了,苏致平二人吓了一跳,只见进来的是苏璟翃,跟在他身后的是墨子书,每回苏璟翃这样开门,苏致平就头疼。

“泰子,是泰子吗?”墨子书看到办公桌前,那回头望向自己的源景泰又惊又疑,突然源景泰眼角泛出泪光不停的点了点头,墨子书快步走向源景泰,说:“你什么时候回的国的……为什么不通知我。”

原来为了不让墨子书知道源景泰回本家学习,那白妙谎称源景泰出国留学去了,“来来,大家坐下慢慢聊。”苏致平微笑站起,走向客椅示意大家坐在客椅上说话,并狠狠瞪了瞪苏璟翃示意他关门。

源景泰神情紧张抓住墨子书的手,眼睛泛出光芒,说:“少爷,我前日刚回来,等了少爷两天。”苏致平听罢脸色一变,这才想起昨天和源景泰出门时向他承诺过会让墨子书回去和源景泰小聚下的,心说:“惨了,下回去墨家,那老太婆又得叨叨才怪。”

“兄弟,喝茶……。”苏璟翃端了壶茶放下,坐在墨子书身旁向源景泰示意道,然而此时的墨子书和源景泰俩人正陷入许久未见的气氛中。

“你瘦了……定是吃了不少苦吧。”墨子书像哄孩子般,然而他与源景泰已经八年没见了,苏致平坐下拿起茶杯笑出声来:“以后呀,你们就天天见了。”

“七叔,什么意思?”面对苏璟翃与墨子书异口同声的质问,源景泰笑着看向墨子书,说:“少爷,日后我便可在你底下办事了。”

苏致平一脸不悦瞪着苏璟翃警告起来:“正是……,哈哈,你们要好好相处,尤其是你。”墨子书明白是白妙要求苏致平这样做的,面露不悦,可又多了份无奈,当下社会的工作不好做,让源景泰来跟自己混,这对源景泰来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墨子书看向苏致平缓缓道:“七叔,不知你想让泰子放在哪个岗位上。”被墨子书这么问苏致平一脸一语提醒梦中人,道:“嗬,看我,忙着高兴给忘了,哈哈,你们队不是还缺个中队吗,那就让他去那吧。”

“七叔,泰子才刚回国,又没有任务资质,而且一下子提到中队,对组里兄弟不公平。”墨子书对苏致平的安排不由得担心起来。

相处短短三年时间,墨子书显然已经把下属当亲兄弟了,苏璟翃感到很欣慰附合道:“是呀,七叔,这样不行的……。”苏致平瞪了瞪苏璟翃然后叹出气来:“既然你都决定好了,那就由你们自行决定吧。”

墨子书看向源景泰微笑说道:“既然如此就从基层开始吧。”源景泰神情淡然,对于他来说名利都是一时的,在哪个位置上都无所谓向墨子书应声道:“只要能留在少爷身边,我无所谓。”

苏致平见墨子书这么随便,一听可不答应了心说:“好不容易找个人来保护你,哪怕只是一时的,让他从基层做起,那不是要一年后才能当上正式警员。”心说罢赶忙缓解起来:“这……,基层怕是不好吧,而且泰子还要负责你们家中的要务,要不这样好了,不要从基层开始了,就直接到小组警员吧,他跟在你身边,至于什么组你再决定。”

坐在一旁的苏璟翃看出了倪端,附和道:“子书,还是听七叔的吧。”墨子书心觉应该是苏致平答应白妙在先,也不好为难,说:“既然如此,那全凭七叔做主罢。”

“既然决定了,那就起来,我带你去看看你工作的地方,顺便把兄弟们介绍给你。”苏璟翃见事情解决赶忙站起身来转移话题,避免二人又半途变卦,拉起源景泰就是想带他出去,源景泰被苏璟翃这么一拉,赶忙望向墨子书,向墨子书求救。

见源景泰不放心,墨子书微笑让源景泰相信苏璟翃,说:“去熟悉下。”说罢,源景泰点了点头跟在苏璟翃身后走了出去,苏致平见墨子书久久不愿出去,心里猜到墨子书应该是有事相求:“怎么,还有事吗?”

墨子书见苏璟翃把门关上,忽然站直行礼:“局长,现在为您报告1022号案件。”苏致平一听到是报告,头就痛,缓缓站起坐回办公桌,墨子书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卷宗,放在桌子上,站得笔直:“局长,这次的案件与0712、0815、0914的案子不同。”

苏致平最受不了的是苏璟翃的态度,墨子书的耿直,无奈叹出声来:“孩子,这没人,坐下说。”墨子书很听话的坐了下来然后继续说道:“这次的案件死者共三人,两男一女,女的是花旗银行何行长的女儿,名叫莉莉,两名男子是附近的混头子,有前科,三个月前因犯有轻薄坐过十天号子。”

苏致平看着那些黑白尸块照片,里面分散着各种干枯的躯体和圆形切块,苏致平皱了皱眉头道:“这次的尸块,你们想要拼完整,怎么着也要好几个月,而且……面部怎么也恢复不到这样吧。”说罢,苏致平伸出那名莉莉往日的黑白全身照片。

“局长,我让张果然加班两天两夜,把尸块一一拼接,运气很好,一块也没少,干枯的尸块是两名混头子的,很好辨认,结合了失踪人口亲属给的样貌特征,清水的咨询这才找到的。”

墨子书专业回道,这让苏致平不得不佩服他的办案速度,墨子书从档案中拿出一个透明袋子和一把手枪,透明袋子里面装着七八颗八角铃铛放在苏致平面前。

苏致平望向墨子书,说:“这是什么。”

“这是镶在尸块里的。”墨子书话落,苏致平拿过透明袋子咪起眼睛仔细一看心说:“这玩意咋这么眼熟,这不是“天赤”的八角铃铛吗?这是怎么回事?”

“局长,知道这是此物?”见苏致平如此聚精会神,墨子书不忍打扰起来,却被苏致平反问:“喔,不……不知道,呃……你有什么想法。”

墨子书奇怪苏致平的问题缓缓回道:“这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光是尸块的形成,我们就没有头绪。”苏致平又看了看照片,尸块的形成很明显是由多个圆形环利器所制,可在凡界,魊人根本就办不到。

经过反复斟酌苏致平才悠悠开口:“这样……,这个案子,一会我转到刑侦部,你明天去找慕容雪做交接。”

“为什么,局长,请给我一个月时间,我破案。”墨子书一闻案子要被转走,喊出声来。

“让你转就转。”苏致平一下子怒喊道,这一声着实把墨子书吓了一跳,他是第一次看到苏致平生气,心里再有不甘,不如用实际行动另苏致平回心转意。

墨子书无奈说出声:“是,要没什么事,我去备案了。”说罢苏致平点了点头,墨子书则是缓缓走了出去。

门再次被关上,苏致平看向“八角铃铛”心里明白,这件事非同小可有可能会要了凡身墨子书的命,再说这件事也关系到“天赤”这位权贵。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使得苏致平头再次越发疼痛起来,“笃笃”门再次响起,苏致平不耐烦站起身来:“又他妈怎么了,进来……。”

进来的是身穿白色绑腰警裙,头剪前刘海短发,眼角处有一颗泪痣,笑起来很是甜美,看似三十岁出头的女子,此人姓慕容,名唤雪,与苏致平同为异界人,同样也是死对头。

“哟……正烦呐,苏局长。”慕容雪用毫不客气的语气嘲讽起来。

苏致平见不得慕容雪这般冷嘲,一脸不客气打算驱逐道:“嗬,这不是慕容部长吗,怎么有空上我这喝茶来了,正巧本局长没闲空,不好意思呀。”

慕容雪见苏致平下了逐客令,很是不爽的走到苏致平跟前,说:“哼……喝茶倒不必,明日你再请“天赤”喝吧。”

苏致平惊讶问道:“明天就来?”

“是呀,随行的还有一位关戍长和一位十职长者,老康“康祁真”和小墨喔。”

“墨云?”苏致平望向慕容雪确认起来,慕容雪毫不客气坐了下来,说:“应该是,“天赤”兄弟和老康的签文是两周前签的,虽然墨云是之前签的通关文蝶,哎呦,苏局长也真是的,有什么事也不与人家说,这样人家的事情很难办的。”苏致平知道慕容雪说的是发现青溟剑的事心说:“有你参脚的地,哪还有我的位置。”

“你来了正好,这个案子交给你们刑侦部,异案组最近没有时间,明天我让子书去你那交接。”苏致平说罢把刚才的卷宗放到慕容雪面前。

慕容雪不耐烦拿起卷宗看了起来:“合着之前那三起命案还没结,这会又出了什么案,是他们办不了的。”说罢正好看到透明袋子,定眼看去,慕容雪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放下卷宗拿起透明袋子确定了一下,瞪向苏致平,说:“烫手的山芋丢给我。”

“反正明天可以问问他本人嘛。”苏致平好心安慰却得不到慕容雪的回复,只见慕容雪面有难色瞪向“八角铃铛”,见慕容雪这般模样苏致平心里极其爽快,继续刺激起慕容雪:“不知道明天慕容处长有空吗?咱一起去见见这位“天赤”如何。”

慕容雪知道苏致平是想炫耀自己很快就要立功了,一脸不爽,说:“苏厅长这杯茶我定会喝,可不是在明日。”说罢,拿起卷宗和袋子怒气冲冲走了出去。

留下苏致平坐在办公椅上,只见他仰起头来心说:“既然老康和墨云同行,为何还会发生命案,这“天赤”的独门武器也着实厉害,竟然一点异气也没留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