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之最强旗木

更新时间:2020-06-19 05:35:46

火影之最强旗木 连载中

火影之最强旗木

来源:落初 作者:益古斋 分类:二次元 主角:木朔茂符安 人气:

《火影之最强旗木》作者:益古斋,二次元类型小说,主角:木朔茂符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不平凡的家世使生命披上层层血雾在迷茫中隐忍在隐忍中受伤在受伤中被激怒于是,一切就慢慢的起了变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他踏着月色匆匆进入根组织基地的时候,负责守护基地的根组织成员对他道:“辰是吧,团藏大人让你现在直接去他工作处!”

“我知道了。”

果然被发现了啊!

利用人的愧疚心,利用人想回家的心,以朋友的姿态唆使人违反组织规定。然后,再站出来,将此事揭发——好狠的一步棋!

前往团藏办事处的时候,符安突然觉得自己前世加今生的这二十多年是白活了。前世职场中,明明吃过很多次这样的亏,可事到如今,还是被这块石头绊倒……真蠢啊!

……

申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见他没有一句责备自己的意思,忍不住出声道:“辰,抱歉,这是任务……也是每一个进组织的成员必须经历的关卡!”

任务吗?

也对,根组织的人,没有名字,没有感情,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有的,只是任务!

若志村团藏给他们下了这么一个任务,他们自然要想方设法将其完成。

“寅和巳,是不是也接了这样的任务?”他问申。

“是的。”

他苦笑了下,“这么做,是为了泯灭新进组织成员的人性吧——如果我此次不悔改,以后这样的事,是不是还会发生?”

“……对不起。”

看着笑容惨淡的符安,申想到了他曾经的自己。

当年,他也经历了和符安一样的事。可是下场,却比符安惨的多。

然而这些,他并不想告诉符安,不想把自己的伤疤扯开,不想让符安因为自己的伤口比他的大而原谅自己。

“不用说对不起,是我的错。”

是的,是我的错。

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冷血的组织,却奢望从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羁绊与光明。明明知道根组织的人只以任务为重,还是愿意相信他们冷血背后的人性。

哪里有什么人性啊!

羁绊这东西,在‘任务’二字面前,狗屁不是!

-

-

符安推开了志村团藏的门。

然后,看到了被控制住的自己的影分身。

他默默的解除了自己的影分身,和他想象的一样,他刚和申离开,寅他们就控制住了他的影分身,把他送到了志村团藏面前。

而志村团藏,则当着他的影分身的面,夸他们做的不错。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从一开始就设好的局罢了!

而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泯灭新组织成员的人性,让新加入的组织成员,尽快的变成一个杀人机器。

“我回来了。”

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开始的符安站在志村团藏跟前,静静地做好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然后,承受一切,记住一切……最后,改变一切,抹杀一切!

“辰,我问你,什么是根的忍者?”

符安垂下眼皮,面无表情的回道:“根的忍者,没有名字,没有感情。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有的,只是任务。”

“那你告诉我,你刚刚做了什么?”被一半光影挡住的志村团藏的脸,如同地狱修罗一般。

虽然不知道自己会受什么惩罚,但是,情知一切已避不过的符安攥紧拳头,带着几分挑衅道:“我在我心里保留了我自己的名字,我试图和谍报部的成员交朋友,我还挂念我的过去,我的家,我的父母,我的同胞弟弟……我还奢望自己,能有一个可以沐浴在阳光下的未来!”

“全部都违反了啊!”志村团藏冷笑,这小子,把自己定的那些规矩当什么了?

“是,您说的没错,根里的规矩,我全违反了!”

见符安依旧只是漠然的承认着自己所犯的事,志村团藏皱起了眉头。

朔茂家的这个孩子,确实和根组织的别的成员不太一样。

别人犯事,或激动,或狡辩,或恐惧的瑟瑟发抖,或低声下气的哀求自己将其饶恕、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在犯事后,会如此冷静的承认自己的过错。

不过,也许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呢?于是他又道:

“根的忍者,功无赏,过必罚。虽然你是新进成员,但既然已经有了根之咒印,那就不能例外。”

“……”

终于要来了吗?符安的拳头越握越紧,最后指甲险些没入肉里。

他不知道自己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因为不知,所以恐惧。

但是,他又不想把自己的恐惧展现给志村团藏看,所以只能死命的压抑着那恐惧。

可是,接下来志村团藏的话,却使他再也无法淡定了。

“既然你无法忘记你的名字,无法泯灭你的人性,无法忘记你的过去无法控制你自己那颗去展望不切实际未来的心——那么,我就用咒印来束缚你吧!”

“又是咒印吗……”

符安想起了自己舌根处的根之咒印,单这样一个小小的咒印,就让根组织成员无法将组织秘密泄露。

那,志村团藏说的另一种咒印,指的是什么?

他抬头,看向志村团藏,良久,才颤着声音问道:“团藏大人,请问是什么咒印?”

“比根之咒印还要强力的——泯之咒印。”

“那会怎样?”莫名的觉得不安,知觉告诉他,这咒印,会破坏他之前早就设定好的计划。

“泯之咒印,是督促新进成员及早成为一名合格的组织成员的咒印!

被施加泯之咒印后,你若还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旗木符安,否认‘辰’这个名字,那么,咒印就会发作。而咒印发作的话,你将会领教到一千只虫子啃噬心智的痛苦。

同理,你若想和谁真正的产生感情,若想和自己的家人面对面的接触说话,若这山望着那山高,想私自脱离根组织,你都会受到这样的痛苦!意志力差的,还会在这痛苦中疯癫甚至死去!”

本来还想承担一切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如果真的被施加了泯之咒印的话,父亲朔茂出事的时候,岂不是无法出面相救了?

“束缚力,和根之咒印一样,也是一生吗?”他问团藏。

“不,泯之咒印的束缚力只有三年……时间加长的话,会损失被施加咒印的人的实力。”

“三年吗?”

太长了!

符安攥紧了拳头,他是穿越者,这样的他,只要用点心,也许就可以改变旗木朔茂郁愤而死,卡卡西少年时期走偏的一系列悲剧……

如果真的被施加泯之咒印的话,这一切,岂不是无法改变了?

连自己的父亲,弟弟都救不了,要穿越者这身份有屁用?

他猛地站起身来,闷着头,不管不顾的道:“既然这样,我退出根……不让我退出的话,你杀了我也可以,我不要在这里待了!”

以为他会默默承受一切的申愣住了,见他再说下去会彻底激怒团藏,赶紧走过去按着他的肩膀阻止他道:“辰,你冷静一点,不过是一个咒印而已!”

“走开!”符安一把推开他,边用手结印边恨声道:“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印结完,七八盏红色的灯笼在周围升起。

他拼尽了全部的查克拉,使出了光遁系列忍术中的送葬灯笼之术……

然后,卯足了劲儿要将其引爆。送葬灯笼若爆,方圆数十米之内的生灵,全都会死去。

见他前所未有的失态,志村团藏后退了一步,对被符安推倒在地的申道:“阻止他!”

“是。”

申立刻结起印来。

正准备引爆送葬灯笼的符安,只觉得周围迅速的黑了下来。而他的双眼,似乎被什么压迫一般,也缓缓的闭合上。

意识渐渐散去,彻底消失前,一个声音很小声的道:“为你的天真买单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