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

更新时间:2021-01-03 23:12:53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 已完结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

来源:落初 作者:一剪梅 分类:都市 主角:醉翁崔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皇兄:臣弟扫榻以待》的小说,是作者一剪梅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他是三皇子离焕,身份尊贵,偏偏爱上了自己的七弟。一场宫变,他被所爱之人背叛,逼落山崖。大难不死,决计再不管世间俗事,只做个逍遥的酒中仙。  他是离焕的九弟,离轩,容貌秀雅,风流年少。偶然情况下遇到了自己生死不明的三哥,少年时对三哥的爱慕之情一下便喷涌而出,于是死缠着离焕要把他带回皇城。  他是离焕的七弟,当今的皇帝离落,却一直有件遗憾事。当再一次看到自己三哥时,他意识到自己果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人。可是,他们之间却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河县是一个江南小县,早年这里不过百十口人。崔县令调到这里后,小县渐渐富有起来。

清河县的集市每三天一次。到了赶集那天,街上行人摩肩接踵,车如流水马如龙,今日也不例外。

“九王。公子,不如您先到府上歇息?”一个肥胖如肉球,脸上带着猥琐笑意的人谄媚对身旁身着白衣手执描金折扇的翩翩美公子说道。

大街上的行人对此见怪不怪,只是心中又在叹息,不知道哪家的少年公子又要落入魔爪了。只是,他们这些老百姓也只能内心表示同情一下而已,不会有人跳出来打抱不平。这位清河县里的恶霸有一个为民请命的好爹,自己却不争气。大家都说,崔大人的功德都被这家伙坏了。崔大人平日里公务繁忙,没时间管他。就算知道了自己儿子的恶行,念及亡妻,也只是关关禁闭,根本不会对他严惩。

美公子在街上左右张望,然后叹息道:“江南之地盛产人杰,这一路行来却连个美人都未见着,实在是有负盛名。”

崔平云连忙讨好的笑道:“公子,小的知道哪里有美人。”

美公子一边扇着折扇一边用眼睛斜睨:“不会是你用过的吧。”

崔平云惊恐道:“公子,您可别吓小的。就是给小的十个胆,小的也不敢啊。”说着凑近美公子的耳边,轻声说道:“是个绝世美人,公子,值得一看啊。”

美公子心中一动,折扇啪的一声合拢,道:“那便去看看。”

忽然,人群里一挤。美公子被人撞得一个趔趄,就见一个瘦小的身影自他侧方跑过。美公子被人扶稳,拍去身上的灰尘。忽而,他叫了起来:“我的玉!给我抓住那个小子,他偷了我的玉!”话音刚落,他身后一个黑衣人便掠了出去。

醉翁小口小口抿着酒从一个暗巷经过,福禄客栈的掌柜不在,没人酿酒,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喝到醉死。暗巷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他往里一瞧,就看见一个小乞丐被人掐住脖子,四肢挣扎着踢打他身前的人。

醉翁原本不想多管闲事,却不料刚一转身就踩到了一块瓜皮,便惊叫了半声。

“你是谁?”冷硬的声音,寒光冷冽的剑。

醉翁抱着头蹲在地上:“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这时,那个美公子气喘吁吁跑过来,问道:“十一,那玉佩可拿回来了?”

十一收回剑,面上一阵尴尬,半晌才似乎有些气闷地回道:“被那小子香进去了。”

“香—香进去了!”美公子大叫一声,差点就此撒手人寰。随后便开始焦躁的转圈圈,“惨了惨了,这下死定了。皇兄若是知道我连那么重要的东西都玩没了,我一定会死得很惨——”

就在这美公子碎碎念时,十一那冷硬的声音响起,好似带着好奇:“你在做什么?”

美公子转眼一看,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正把两只手指伸进那小孩口中。听到十一的问话,便回道:“催吐。”

美公子反应过来,折扇一拍左手,笑道:“是了,让他吐出来不就好了。”

众人一阵无语。

把玉佩弄出来后,醉翁就准备走了。但看了看怀中脸色苍白的小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人抱走。十一看他要走,伸手一抓,道:“不准走!偷了我家公子的玉,还把它香进肚里,这么恶劣的行径怎么可以放你们离开?跟我们一起去见官!”

醉翁身形一闪,十一的手便抓了个空。不过因为他刚才确实是抓住了醉翁,所以被挣开时手上便撕掉了他的衣服。

与外表不一样的是,醉翁露出的背很干净,干净到可以看清肩上那个木槿花的刺青。

“你是皇族!你是谁?”美公子当场叫了出来。

木槿花是王朝国花,只有王公贵族的院子里才有。而当年王朝初建时,发生了一起重大皇子走失事件,事后查处是叛军所为。所以,太祖皇帝便下令,此后每一个皇室子孙出生都会在身上刺下木槿花以示身份。

美公子,即当朝九王爷。他看着眼前的乞丐,惊讶中带着某种呼之欲出的难过。

“是。三哥吗?”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旁边的十一更是惊讶的看着旁边垂着头的醉翁,怎么也想不通殿下怎么会叫这个家伙三哥。

沉默了一会儿,醉翁忽然抬起脸来看向九王爷。他脸上的表情被胡子遮了大半,也看不出他是喜是悲,又或许无喜无悲。“小九,看在昔日情分上,给苏公子一个好去处吧。”

“苏公子?”

“就是崔平云送你的美人。”

九王爷点点头,高兴道:“走,三哥,跟我一起回宫。”说着也不嫌他手脏,直接挽住了醉翁的胳膊。醉翁苦笑一声,道:“小九,我已经是个死人,还回去做什么?”

九王爷当场叫了出来:“什么,你不回去?”

醉翁淡然一笑,道:“当今天子励精图治,政绩斐然。朝堂臣子皆为忠勇之士,百姓安居乐业,是个不错的太平盛世。”他话锋一转,道:“我素知七弟聪慧,必是当今天子不二人选。我已然离宫三年,此刻回去,不过是徒增麻烦而已,没有人会乐意看到我的回归。”他扶了一下九王爷的头发,柔声道:“离轩,你自小便与我亲厚,应当知道我是怎样的人。”

离轩当下就火了,硬扯着醉翁的手强硬道:“我不管,反正你已经被我看到了,我就不能让你一直流落民间。”他说着就向旁边的护卫十一使了个眼色。

醉翁抽了抽手,没想到几年不见这个小时候身体羸弱的弟弟力气已经极大,他已经用了十层死力也没能抽出来。他这一举动更是惹怒了离轩,离轩怒道:“你心里就只有离落是不是!”

听到那个名字,醉翁全身的力气都好似消失了。他低垂着头,似乎想起了什么,眸中忽然变得雾蒙蒙的,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情感。

离轩看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大叫道:“看来是我说对了。离落是你弟弟,我离轩就不是了么?”他放开醉翁的手,在原地焦躁的转圈,嘴里还碎碎念道:“从小你就什么都向着离落。我也承认离落很需要大家的关怀,可是你不觉得你对他太过了吗?他被父皇责骂,你就替他求情;他做错了事父皇要罚他,你就替他分担罪名;他要皇位,你就在暗地里助他铲去别的劲敌。可是最后呢?最后他却。。”

“够了!”醉翁大吼一声,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他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着离轩,慢慢道:“九王爷,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还是少说,小心隔墙有耳。”顿一顿,他补充道:“三年前就已经没有了离焕,如今站在你面前的只有醉翁。”

离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似的微微抿了抿唇,忽然闪电般伸手向醉翁后颈劈去。醉翁反应不及,被劈个正着,当场便晕了过去。

离轩一把接住醉翁的身体,刚要吩咐离开,腿却被抱住了。

“放开!”离轩的表情很是阴冷。

小乞丐死死抱住他的腿不让他走,明亮的眼睛死死瞪着他。

离轩踢了他一脚,嫌恶道:“滚!”

十一冷着脸来拉开小乞丐,却被他一口咬住手腕。当下吃疼,脸都扭曲了,一巴掌就扇到小乞丐脸上,小乞丐顿时被打得鼻血直流,可是他还是死死咬住十一的手腕,目光狠狠的瞪着离轩。

离轩似乎开始理解小乞丐的意思,便道:“他是我三哥,我这是接他回家。”

小乞丐不为所动。

离轩没有了耐心,对十一道:“把他打晕,一起带走。”

十一心里松了一口气,领命将小乞丐打晕,将他扛到自己肩上,两人便这样消失在街道。

苏慕白坐立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清丽的脸庞一片惨白。他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趁手的东西可以帮助自己离开。可是令他失望的是,整间房空空荡荡,除了一张床以外就找不到任何尖锐的东西,甚至连一块瓷片都看不到。

他有些绝望。这种绝望比五年前还要深刻。

他还记得五年前那个血腥的夜晚,到处都是血,残肢头颅满院都是。他藏在对面的将军府柴房中,听到自家院子传来的一声声惨叫以及人头落地的“咚咚”声感觉那刀似乎就是砍在自己心上。每一个人头落地,他就产生一分罪恶感——他们都死了,而自己却活着!

五年,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自欺欺人躲在这个小地方苟延残喘。他以为自己应该可以忘记,可是当知道那个九王爷要来时,他还是忍不住了!

报仇!血债血偿!

苏慕白想到这里,脸色又白了几分。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苏公子。”

苏慕白调整了一下情绪,假装惊恐的声音回道:“什、什么事?”

门“吱呀”一声开了,师爷站在门口歉意道:“苏公子,实在对不起,让您受惊了。”

苏慕白有点搞不清楚他这是玩哪出,便怯怯道:“师爷,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两个身着盔甲的男人站在师爷身后,脊背挺得笔直,面上毫无表情。见他出来,左边一人便道:“奉秦将军命令来接苏公子。”

秦将军?王朝还有哪个秦将军?自然是那素有“铁将军”之称的秦炎封!

苏慕白跟着这两个人走上了去“铁军”秦家军之路的征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