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少爷非我勿嫁

更新时间:2020-01-14 11:56:53

少爷非我勿嫁 连载中

少爷非我勿嫁

来源:落初 作者:沐薰雨 分类:都市 主角:乐薰薇王 人气:

新书《少爷非我勿嫁》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沐薰雨,主角乐薰薇王,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一个娱乐圈里的三流小明星,虽然有着闭月羞花的容貌,可路人甲、炮灰乙永远都是她的专属角色。在片场泼了渣导演一身果汁之后,工作丢了不说,出门还遇上了一场大雨,她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不过人倒霉到了极点之后就会有好运气,在大雨中,她遇到了一个帅到爆的美男子。我的天!美男子是个古装癖,古装癖不说,居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好心让警察叔叔带他回家,他却赖上自己了,非要说他是自己的未婚夫!折寿啦,老娘只是想安安静静的拍个戏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喂,你说话啊!傻了?”乐薰薇催促卫玠。

卫玠从乐薰薇拽住他胳膊的手上移开,淡淡道:“至于换不换成钱那就是你的事了,既然我把玉佩送给你了,那就你的了,随你处置。”

“我倒想处置……”乐薰薇小声嘟哝了一句,又抬头看向卫玠,说:“你不能离开。”

卫玠蹙眉,问道:“我为何不能离开?”

乐薰薇脸一黑,“反正你不能离开就是不能,你离开了这玉佩我怎么换成钱?”

“不想让我离开也不是不可以。”卫玠慢声细语地道:“想要我留下,那就把这合约给撕了,否则我是不会留下的。”

乐薰薇呆住一愣,他这就是在光明正大,理所当然的威胁自己,关键从他那滴水不漏的话里,还找不出任何来反驳的理由。

他那绵里藏针的声音,竟把自己的后路活生生的给堵住了,他明明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主意?为何还要答应呢?

乐薰薇放开拽着他胳膊的手,语气强硬地说:“想走是吧?可以,我绝不阻拦你,我乐薰薇从来不屑做勉强的事,走出去这个门就别指望我会叫你回来,我想找个称心如意的保姆绝非难事,只要我给钱,有的是人愿意来揽这个差事,可是,你想找个免费的住所,就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过了村,就没这个店了。”

卫玠温凉如水的指尖在额头上拂过,眼光移至门口,嘴角勾勒起一丝弯度,缓缓道:“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我也不喜欢勉强。唉……只是可惜了一枚上好的玉佩,这要是换成钱,只怕买下一座城池都不在话下。”再不过淡然的话语彷如清风拂过,却吹皱了一池Chun水。

乐薰薇皱眉,满脸震惊,“你说的真的?该不会是在骗我吧?”

卫玠仿佛没有听到乐薰薇的话一般,重新抬起脚,手刚扶到门把上。

乐薰薇气呼呼地说:“卫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你还是趁早撤销了那个念头,你要知道,你跟我不一样,我是需要保姆。”

她面色一沉,愤怒地目光扫向卫玠,本来还以为她面前这个男人,是位温润如水的男人,看来这次是她想错了,他暗地里分明是一头不动声色地狮子,并且还软硬不吃。

卫玠平静无波,宛若一潭深水,感觉到乐薰薇地注视向他扫了过来,勾起嘴角,不着痕迹地一笑。“我们的确不一样,你需要保姆,你更需要将玉佩换成钱,不是吗?”

乐薰薇突然一笑,慵懒地把额前发丝撩拨到耳后,仿佛不经意间地扫了一下桌子上的手机,无所谓地说:“唉,这么好的事情,居然有人不愿意,现在,这个社会有谁会傻到让陌生人住到自己家呢?对了,楼下的王姐昨天还说要来给我做保姆呢,找个熟人毕竟比找个陌生人靠谱的多,算了,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

表面上看似平淡无奇地自问自答,实则,完全是在说给卫玠听的,卫玠虽然心思深沉,但也是有迹可循,她要一步步地引领卫玠进入她算计好的范围内,乐薰薇余光观察着卫玠的表情神态。

卫玠眉眼淡淡的扫向乐薰薇,“正合我意。”

乐薰薇脸色很难看,铁青着脸,“卫玠,你给我站住,你到底什么意思?”

卫玠轻笑一声,眯着眼睛,转过头,慵懒地靠在门框,淡然如水,“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而已。”

“好,我可以答应,但是在这期间,你不可以以任何理由离开。”乐薰薇咬咬牙,用谈判的口气说道。

“好。”卫玠点了点头。

乐薰薇不服气地怒瞪着他,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她还是很满意结果的,看似她败在卫玠的毒舌之下,但是她还是没有任何损失的,早在她拟定好合约时,就猜到卫玠这样的人是绝不会签的。

在那个人吃人的娱乐圈里,乐薰薇如果没有这点本事与智慧,早就被啃的不剩骨头了。

在这场心理战术和社会经验的战场上,她还是略输一筹。

“你给我说说那玉佩到底能换多少钱?真能换一座城市?”乐薰薇眼露金光,问卫玠。

卫玠蹙眉,问道:“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你难道不饿?”

“不饿!你赶紧给我说说玉佩的事吧!”乐薰薇摇摇头。

“可是我饿了,我这个人一饿就没力气,没力气就说不动。外加我今天淋了雨,染上风寒,身子不大舒服。”卫玠温声说:“想要听我说明白,也要等我吃饱,要不然我是不会说的。”

”你不是染上风寒了吗?也不怕消化不好,撑死你。”乐薰薇瞪眼。

“染上风寒才更要吃饭。”卫玠道:“我可还不想死,我要是死了,你想要换成钱的玉佩,可真就要变成破石头了。”

乐薰薇恼恨,“那你就祈祷自己多活两年。”

“不是我,是你。”卫玠继续强调。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下碗面。”乐薰薇没好气地说,钻进厨房忙活儿起来。

卫玠似乎笑了一下,身子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眸光瞥见乐薰薇穿着围裙的身影。

这个女人真的很像他的妻子乐莘苒,但却有很多的不同,他又想起来那天的场景。

他慌乱不安的推开门,“莘姌!”卫玠的声音里多了几分颤抖不安。

他上前,一手搂住乐莘姌的腰,一手扬起来一扯,纱幔立刻缓缓飘下,如折了翅膀的白蝶残喘着飘落。

乐莘姌浑身虚弱无力,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想开口说话,却发现没有任何力气。

“莘姌……莘姌……”卫玠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话语里饱含着浓浓担忧和紧张。

乐莘姌苍白的唇轻启,“夫君,对不起……原谅莘姌……莘姌不能再陪着夫君了……”

卫玠抬手轻轻的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珠,细心而温柔,动作轻得如羽毛,“莘姌!你不会有事的,我去给你找大夫,找全城最好的大夫。”

乐莘姌用尽全力,睁开眼睛,低喃着:“夫君,没用的,我……我嫁给你,无怨无悔,如果有下辈子,我依然会选择嫁给你。”

她的脸白得不成样子,紧闭的双眼已满含泪水,以致瑟瑟抖动的长睫毛像在水里浸泡了一样,紧紧咬着的嘴唇也已渗出一缕血痕,“即便夫君的心里从未有过莘姌的一席之地……”

“莘姌,我……”他皱着眉,眼底满是愧疚,整颗心仿佛都在痉挛着,痛得说不出话来。

乐莘姌柔弱的手指轻轻覆盖住他的嘴唇,凄美一笑,“夫君,你不用愧疚,也不必自责,即使这样,我也很心满意足……”

乐莘姌忽然急剧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染上一抹不寻常的红晕,声音越来越微弱,“夫君,等你到了豫章以后,去找……去找山简将军,他……他的女儿……山遖,她……她小时候见过你,一直对夫……夫君念念不忘,娶她……这样才能……才能平安……好……好好……替我活着……”

卫玠看着她的嘴轻轻阖动着,却发不出声音,终于慢慢闭上双眼。

“莘姌,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不是说还要去看七夕的灯会吗?你不是说要去看烟火吗?你快醒来呀!我陪着你,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好不好?”

卫玠颤抖着紧紧把她抱入怀中,脸贴着她的脸,却只感受到一片冰冷潮湿……

卫玠从乐薰薇的身上收回视线,容颜淡淡沉静。

不大一会儿,乐薰薇便端着一碗泡面出来了,上面漂浮着几根青菜,还有一个黄灿灿的鸡蛋,放到了卫玠的面前,看着卫玠并没有动筷子,而是皱着眉在打量这碗面。

乐薰薇打了一个哈欠,悻悻的说道,“爱吃不吃,我只会做这个,你要是不吃,连这个都没有了。”

卫玠不客气地说了一句:“我怕你下毒。”

“你怎么知道了?我就是下毒了,最好能毒死你。”乐薰薇一笑,笑得那么开心,带着一种柔软的吸引力。

“没关系,如果是被你毒死,我死得也心安理得。”卫玠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死前至少有一个垫背的。”

“你想得美,本姑娘才不会跟你一起呢。”乐薰薇瞪眼。

“跟不跟我一起死,可由不得你。”卫玠温声说。

乐薰薇挑眉,脸色明显不悦,“吃你的吧,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你不是饿了吗?”

卫玠没有再说话,举止优雅的吃着面条,细嚼慢咽,说不出的古代公子风范。

乐薰薇靠在门框上,看傻了眼,在心里感叹,天啊!原来帅哥吃饭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她从小觉得吃饭要讲究速度,就跟动作片一样。

他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脏乱,不过丝毫都没有遮盖他身上的清华无双。

卫玠抬头,见乐薰薇痴痴地望着自己,含笑觑她,勾唇一笑,“看你这副样子,怎么?你也饿了?”

乐薰薇面色一窘,脸颊泛着粉**的红晕,她把卫玠的这句话想错了心思,大骂道:“你神经病!”

卫玠一怔,过了片刻,又笑了起来,面色无辜地看着她,“我说的是要不要吃面?”

乐薰薇气鼓鼓的瞪着他,硬生生地说:“我知道,我说的也是面。”又指了指旁边的浴室“我只是想告诉你,浴室在那边,等会儿洗洗睡吧。”

卫玠眸光隐藏着一抹笑意,放下手中的筷子。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袍,上面满是泥水,早已秽乱不堪,摸了摸头发,黏糊糊的,上面也粘有泥巴。

乐薰薇扔过来一件衣服,一双明亮如秋水的眼睛看着卫玠,浅浅的说道:“你就先穿这个吧,对了,浴室里兰花味道的是洗发水,那个白色瓶装的是沐浴露,还有那个……算了,给你说多了你也记不住,你觉得应该怎么用就怎么用吧!浴池旁边是一套新的洗浴品。”

卫玠看了看手中的衣服,皱着眉头,这分明是女人的衣服,她居然让他穿这个?

他坐着不动,整个人无比僵硬,如诗如画的容颜不停地变幻,脸色十分怪异,“你确定就让我穿这件?”

“怎么?你不乐意?这件衣服我刚买的,还没穿过呢,我家里只有女人的衣服,穿不穿随你,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不穿,我不介意让我的眼睛遭受一次视觉折磨。”乐薰薇盈盈的说道,甩下这句话之后,不等卫玠回答,就转身上楼了。

卫玠低头看着手中的衣服,有些无奈,有些羞恼,还有些措手不及,等等神态合于一处,哪里还有往日风淡云轻的样子,怔然了许久,还是走进了浴室。

卫玠刚前脚走进浴室,乐薰薇便从楼上走了下来,捂着嘴巴大笑起来,不解气地说:“卫玠,你也有今日!这就是报应,让你尝尝姑NaiNai的厉害,看你以后还敢怎么嚣张。”

乐薰薇在浴室门口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卫玠才从浴室里出来,四目两两对望,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

卫玠从浴室里面出来,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她穿着一件月华色的吊带睡裙,素淡的颜色将她白皙的肌肤衬得多了一份透明的灵秀,那头秀发犹如一泓黑泉。

几缕发丝垂落在她的颊边,顺着圆滑的脸颊看的到是一截纤细优美的脖颈,透明的好似一层白纸,又脆弱又柔韧,脖颈上的水仙项链发着淡淡的光芒,还有那如蝶翼展翅般的锁骨。

卫玠不自然地转过脸,“你这是做什么?”

而在乐薰薇的眼中,卫玠那白皙修长的脖子,略显单薄的削长双肩,随着走动而微微凸显的精致锁骨,一头黑发犹如泉水倾下,头发因为被水打湿而柔顺地贴在脸颊和他的脖子周围,发梢上那慢慢凝成的一颗颗晶莹饱满的水珠上。

再往下……

便是让乐薰薇哭笑不得的海绵宝宝睡衣,原本很是宽松的睡衣穿在卫玠的身上,上身露着肚脐,下身七分裤变成了短裤,一张俊秀的脸孔,配上可爱的黄色海绵宝宝,怎么看都很滑稽,然后便传来长达八分钟的“哈哈,哈哈,你好搞笑。”

而某人的脸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阴郁,满脸布满了阴霾,“笑够了没有?”

乐薰薇蹲在地上,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没有……哈哈,肚子好痛啊,你别让我看见你……哈哈……一看见就想笑……你……哈哈……”

卫玠脸上的的表情顿时一僵,阴郁的脸就像是暴风雨的前夕,无奈的扯了扯衣服,沉着脸转过去了头。

身后传来乐薰薇如同泉水汩汩流水般的声音,“那个,我出来就是告诉你,要你睡楼上的隔壁房间。”

卫玠转过头,他面色熏红地看着乐薰薇,“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乐薰薇的噗哧一笑,“哈哈……喂……你转过去了……哈哈,我不能看见你的脸。”

卫玠嘴唇抿成一线,却还在努力强压住波涛泛滥的郁闷,脸黑的都快滴出墨来了。“如果还没有笑够的话,我可以帮你。”

乐薰薇见卫玠脸上露出的危险表情,赶紧说:“晚安。”乐薰薇笑着华丽的一转身,用掩着微笑的嘴巴上了楼。

卫玠伸手扶额,无奈的摇了摇头,迈着步子也上了楼。

卫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从床上起身,走到到露台,嗅着幽幽的清香,平复了他心底的凌乱。

静静的躺在泼墨般的天空中,灿烂的星群在银河里闪动,像无数个挑灯等着游子归来的万千灯火,可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的家呢?

轻叹了一声,漫天的小星斗,让卫玠把自己点点滴滴的怅然融会在一起。

他为什么会来到未来?为何偏偏会遇上乐薰薇?这和她有什么关联吗?或许,是他多心了,也许他们两个只是偶然遇见的。目前最迫切的就是要找到符咒,其它的都不重要。

卫玠沐浴在月光下,他的侧脸,长长的青丝顺着脸颊,垂落在他的胸前,更是凸显他有一种公子如玉的纯澈美感。

一双美丽的眼眸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如羽翼的睫毛上洒落着月光,面容在月色之下显得越发平静,就这样卫玠一夜未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