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文少,别来无恙

更新时间:2021-03-07 20:10:57

文少,别来无恙 已完结

文少,别来无恙

来源:好书云 作者:离夏 分类:都市 主角:文子昂向小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文少,别来无恙》是离夏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文子昂向小槐,书中主要讲述了:《文少,别来无恙》的小说作者是离夏,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男主文子昂是一个很有威严的高官,生的非常英俊,人称“文少”。只是他那锋利凌厉的眼神却也让人退避三舍。两年前在海上的那次经历,让男主不再想去回忆,那次的经历男主遇到了女主向小槐,只是男主当时也是非常的狼狈,没有给女主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是男主和女主都记住了彼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向小槐猛的闭上眼,完全没有看明白这是闹什么。

平日里遇见苏怡香这人脸上总是带着笑,虽然显得生疏客套,但向小槐总觉得她是一个修养极好女人。

谁成想原来却是一朵带刺的红玫瑰,美是美,却也有最扎人的刺。

那男人酒似乎真的醒了酒,灰溜溜的捡起湿透的离婚协议书,就离开了,留下走廊里深深浅浅的水渍。

向小槐隔着门看了场免费的现场版偶像剧,心里也是一阵感叹,转身回到客厅里却又觉得好像有哪里很不对劲。

此时经过了一些列变故,向小槐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妥。

等她意识到的时候,事情已经朝另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前一天向小槐还在用带刺儿红玫瑰比喻对面租房的美女,第二天一大早,向小槐就在门口看见一小捧的红玫瑰。

那血一样的红色,看得人心里发毛,向小槐站在门口盯着那红玫瑰脸色有种失血的苍白。

“男朋友送的?”苏怡香出门就看见房东站在门口,看着地上新鲜的玫瑰花发怔,不见欢喜倒像是吓得不轻。

“不是。”向小槐将红玫瑰捡了起来,抬手就要丢进走廊尽头的垃圾桶里。

“这可是法国空运来血玫瑰,很是稀罕,这一小把就是我住这房子两年的房租,你确定要扔了。”苏怡香看着向小槐的动作很是惊讶,她虽然很小就单亲,可是这些年苏家也没有亏待她们母女俩。

苏家那位花花公子最是喜欢用玫瑰花讨女孩子喜欢,苏长春那家伙向来不吝啬,可是这法国血玫瑰他也不过送出去那么一两次而已。

平日里也不见这房东有什么来往的朋友,文子昂那样冷硬的木头,想来也不会送这样昂贵的玫瑰花。

这送玫瑰花的人真是大手笔,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让她十分好奇。

“你喜欢,不如送你。”向小槐转身看着苏怡香,脸上冷漠得可怕,眼里没有半分情绪波动。

苏怡香一愣,他虽然喜欢这血玫瑰,可是也不屑捡别人不要的东西。

只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花就被向小槐塞进了手里。

她张嘴想说什么,却看见花束里有一张卡片,上面的落款赫然写的是白云然。

“谢谢。”鼻翼间是血玫瑰芬芳的气味,苏怡香本来要拒绝的话,硬生生的堵在喉咙口,最后生硬的道了谢。

“哦,也许这花真是送给你的,不过送错了地方。

我才想起来,上次门牌坏了,新的门牌好像挂错了,这几天我就找个人还是把门牌钉死好了。”向小槐抬眼看了看,苏怡香身后门框上歪歪斜斜的门牌号,终于意识到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这房子分下来,她搬家搬得匆忙,因为是精装的房子,也省了装修房子的辛苦。

最初门牌号只是挂在门框上,她搬家的时候动静有些大就撞落了几次,后来再挂上去门牌就弄混了,向小槐一向对这些事情都大大咧咧的也没在意。

况且这两套房子都写在她的名下,都是她的,错了也什么大的关系。

之后没多久苏怡香就住了进来,签住房协议的时候,就按房产证上写的703,当时门牌倒是挂对了的。

一个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门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坏了一次。

向小槐重新做了拿回来的时候也是随手挂上去的,如今想想也实在记不起这门牌号究竟什么时候又挂错了的。

果然门牌号还是钉死了的好,免得以后送外卖的送错。

苏怡香闻言,抱着玫瑰花的手一紧,心里咯噔了一下,也不知道向小槐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也好,上次门牌掉下来差点砸到人。”苏怡香笑了笑眼并没有反对。

她知道文子昂来过一次,可是之后文家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想来文子昂是真的把向小槐当成了自己。

这么久了也没动静,应该也不会再有后文,这门牌换回去似乎也没什么大的妨碍。

向小槐见苏怡香不反对,锁了门,就离开了。

苏怡香见向小槐走了,抱着怀里花就转身回去了,找了花瓶把血玫瑰细心的插起来。

苏怡香拿起卡片仔细的看起来,这花确实是送向小槐的没错,她心里更加的疑惑起来。

向小槐是怎么认识白云然的,这是在不可思议,以她对这房东的了解,向小槐实在不会有机会遇见白云然这样的人。

白云然这个男人比起文子昂也是不逞多让,文子昂是军人里的佼佼者,白云然是医学领域里的佼佼者。

可是白云然和文子昂比起来,无形中便多了几分人情味。

卡片上并没有写什么具体的内容,只说这花是给向小槐的,署名是白云然。

向小槐心里不安宁,很快就叫师傅来将门牌号钉死在门框上,她实在没心思再待在家里,索性就收拾了包袱准备回老家住一阵子。

向小槐的老家在很偏僻的乡下,自从外婆过世以后,向小槐就再没有回去过。

所以向小槐根本就不知道,祖屋已经坍塌很久了,等她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站在祖屋前,不过就是看见一片废墟。

向小槐沮丧得要命,村子里的老人这几年过世的过世离开的离开,能认出向小槐的几乎没有。

向小槐不得不回到镇上,找了间旅馆住下,天黑之前总算勉强安顿下来。

Q镇是一个古镇,这几年愈发的繁华起来。

向小槐住的旅馆靠近河边,河两岸铺了青石的路面,经历了岁月,这些青石板已经被磨损得光滑异常。

入夜之后的Q镇十分热闹,灯火阑珊自有一番大城市没有的风情,向小槐睡不着,洗了澡之后就坐在窗口朝楼下看。

灯火阑珊之下人来人往,小贩的叫卖声,人群的说话声,流淌的河水也被岸边树木上缠绕的霓虹灯映照得粼粼闪烁。

小镇白日里的宁静被夜里的喧嚣肆虐,向小槐看着河水看着人群,心却渐渐的安宁下来。

向小槐看着此时此刻的小镇,忽然想起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这首词: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也不知道会有谁在灯火阑珊之中等我,大约是不会有了。”向小槐苦笑,浅浅的打了个哈欠,就准备关窗睡了。

眼角的余光不自觉的从街角掠过,猛的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闪过,不过是匆匆一眼,根本看不仔细。

再想仔细去看,那人已经进了河对岸一家叫魅惑的酒吧。

向小槐蹙眉,要是他没看错,刚刚那个人是文子昂吧,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向小槐的那一点微薄的睡意被这变故瞬间打得烟消云散,关了窗户快速的换了衣服,就匆匆的下了楼。

从石砌的桥上走过,很快就到了那间酒吧前面,向小槐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光纤显得十分昏暗,形形色色人来往穿梭,向小槐愈发的怯场。

刚才不过是晃过一眼,她根本就不确定进来的人究竟是不是文子昂,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是文子昂那又能怎么样,她是疯了不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