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不是大善人

更新时间:2020-10-17 22:02:52

我不是大善人 连载中

我不是大善人

来源:落初 作者:雅蕊凝梦 分类:都市 主角:董树强毕秀兰 人气:

《我不是大善人》为雅蕊凝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什么是真实与虚幻?善恶只是相对而言,且看董树强一个diǎosī如何挣扎在现实与虚幻当中,他又如何将这人生的两面性重合?如何重新找到自己的幸福与重点?最终成就什么样的结局,敬请期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顺利的送蒋韩影回店更换了衣物,并解释完出现在那边的原因是:自己在那里租住的房子。

啊切,啊切儿董树强扭头又是打了几个喷嚏,感觉今天是怪怪的,也没感觉多冷啊。

怎么了?感冒了吗?等下我给你拿药去,说完不顾董树强的意见,独自走进内室取出一盒快克,送到了董树强面前。

看着这个盒药,董树强内心感动,有个人心疼自己真是件幸福的事,那坚毅的脸庞上露出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见董树强接过药物蒋韩影赶紧为其到来一杯温水,送到他的面前道:“喏,赶紧喝了吧别严重了”。

收起那一脸的感激神情,董树强坏坏的一笑回道:“真不给哥们掉链子,一点也不吭哧憋肚,我就这么整个浪吃它”。

掉链子?吭哧憋肚?整个浪?蒋韩影叨咕着。

一仰脖吃下以后董树强道:“怎么样又学新词了吧?掉链子就是办事不牢靠,允诺的事没有办到,不掉链子当然就是翻过来的意思,办事准成”。

吭哧憋肚就是前言不搭后语,有时也形容磕巴,这要看场合;整个浪就是没有分开或者变换形状的意思,形容不用怎么加工便可以的事。

哦,是这样啊,看你吭哧憋肚的解释半天,真费劲,还不如不解释,呵呵。

我去,我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心办了坏事,得得得,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你还拽上了,别得瑟了,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不然一会药劲上来你改困了,今天就别出去干活了!

好,不和你逗了,那我先走,昨天和老陈约好的今天要卸一车煤,不能答应了不去,不然没信誉了,不过等我倒煤以后立马回家躺炕头夜呼去,呵呵。

不许这么说?不吉利,赶紧去吧注意身体,蒋韩影回道。

董树强高兴的离开了蒋韩影这里,他出门后电话联系了老陈,二人回合到一起,开始倒煤的工作。

中午十分,董树强与老陈分开,各种回去休息,这样的临时工作确实要比稳定的工作赚钱,但也是非常辛苦,不是经常有活,所以得失只在一念之间。

2005年这时的工资平均水平在1600百元左右,他们这种临时工一般都能赚到稳定工资的两至三倍,这个还要根据每月的零活量来决定,所以并不为准。

瘦猴自从被董树强以铁掀拍过之后便老实下来,不过见董树强从未与自己不善也就打消了报复的念头,慢慢接近他,只为能够别在与这个“铁将军”起冲突,自己还是能够赚些骑驴的本钱。

“骑驴”就是他自己联系活,让别人去干,中间提点佣金,这样即清闲又能赚些零花钱,何乐而不为,为了与“铁将军搞好关系,他提出过不少次让董树强没活时可以找他,他帮忙安排还不提取佣金,但是董树强这个犟驴却从未开口求他,这让他多少有些犯嘀咕”。

从董树强这里不好开口的瘦猴找到了老陈,说明了来意,老陈高兴的一口应允,让他有活只要和自己说,自己答应了董树强必然会跟着前往,结果是一样的。

刚回到家的董树强感觉浑身无力,四肢酸痛,头昏脑胀,匆忙的烧了一盆热水,洗了洗沾满煤灰的皮肤,拉过被褥直接钻到里面想要蒙头大睡,结果手机却不适宜的想了起来。

老陈啊?什么?还有货?不行,我不去了,今天难受,明天在说吧!

听见董树强的回答,老陈道,好吧!你先休息,我找别人去,活不能耽搁。

好,不好意思啊老陈,今天实在是难受。

没事,你好好休息,明天好有精神。

恩,回答老陈以后,董树强把被一拽蒙在头上,不久便传来了“呼呼”的鼾声。

次日,日上杆头,阳光明媚,上午九点半左右,董树强还在蒙头大睡,这一身的疲乏,挥之不去,但这号角声“手机铃声”却是茵茵的响起,预示着今天还会继续的忙碌了,只是这号角声确是变成了凡人的催命符,让人反感。

有气无力的接通以后问道:“老陈啊?我今天不去了,浑身无力,感冒了。

好的,小兄弟你先休息,那我找别人一起也没事,呵呵。

好的,放下电话以后,董树强继续的蒙头大睡,连饭也懒得起来吃。

蒋韩影正常开门营业以后,先来无事,想起昨天董树强打喷嚏的情景,暗道:“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别在严重了,一个人也是够苦的,唉”。

心地善良的她想到此处,拿出手机给董树强拨了过去。

刚要入睡的董树强只听音乐响起,2002年的这场雪又下来起来,他嘟囔到,这又是谁啊?还让不让人休息一下了?摸出身边的手机,他连号码也没看直接接通,还是那副懒洋洋的语调抢先道:“喂,你好?今天没时间啊,感冒了”。

只听电话里传来一个惊讶的女声道:“吃药没?怎么样了,需不需要输液?”。

一听这个声音,董树强立马睁开眼睛,因为他知道这是蒋韩影的声音,他不会忘记。

连忙回道:“哦,是你啊?没事,没事,就是小小的感冒,我睡一觉就好了,别担心”。

谁担心你了?我这是可怜你,别不知好歹,赶紧起来一会我陪你输液去,反正我这也没什么生意,就当出去散散心了。

真没事,你别过来了,我睡一觉就会好了“嘟,嘟”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

董树强无奈的放下电话开起床梳洗。

他知道蒋韩影已经赶往自己这里。

这个看似柔弱实际办事果断从不拖泥带水,与东北人的性格相似,如果不是知道她老家AH的,那么再配合几句东北话,俨然一位东北姑娘

浑身酸疼,头昏脑胀的董树强刚洗了一把脸,冰冷的自来水经过面部使他精神了不少。

抖了抖精神继续刷牙洗脸,刚刚清理完自己的个人卫生,蒋韩影穿着一件长款的红色羽绒服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面色发黄嘴唇发青的董树强道:“看你这样?还说不严重?走吧!我陪你输液去”。

董树强呵呵一笑道:“多谢美女了,不过我真的没事,要不我先给你做点饭吃吧?吃完了我在睡一觉,就是困,没别的”!

赶紧的!“别墨迹”了,还东北银呢?都不如我一个女子痛快。

看着表情坚决的蒋韩影,董树强只得认怂,回道:“好吧!听你的,走”。

说完二人一起踏出了出租房,因为将近9点的缘故,院里没什么人,二人也就顺利的出了院子。

来到大街上,寒风呼呼的刮着,董树强看着长发劈在后肩的蒋韩影道:“等等,说完走到其对面为其把头发底下的羽绒服冒着立了起来,扣在她的头上温柔的说道:“天冷,戴上冒着省的感冒”。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