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梧桐应恨夜来霜

更新时间:2020-10-17 22:00:48

梧桐应恨夜来霜 已完结

梧桐应恨夜来霜

来源:落初 作者:清风落叶 分类:都市 主角:师兄小七 人气:

《梧桐应恨夜来霜》为清风落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是一个死人堆里打滚的江湖杀手,她是一个家境贫寒的柔弱女子,错误的相遇,错误的爱情,终究还是不得善果,当她怀上他的孩子,他却不告而别,却不成想最终的结局却是如此伤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树欲静而风不止!”夜来霜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明月,三师妹。”

在夜来霜的心里,自己的三师妹明月始终如天上高悬的明月一般,会在每一个晚上,照进自己的窗户,把柔和的月光洒在床上。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暗暗的调查着明月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虽说心里有一些端倪,但手里始终是没有真凭实据。明月是自己师父的亲女儿,顾坤又是贺天霸的第一个徒弟,又是养子。要是让贺天霸知道明月是被顾坤在外面干掉的,那年时已高的师父怎能受的了?

虽说像他们这种人永远活在看不见阳光的地方,是没有人情味的,然到底还是手心手背啊。

记得那是明月十九岁的那一年,贺天霸要过五十寿辰,明月为了给自己的父亲一个惊喜,偷偷的去了南京,为的是一件很稀有的古董。

然从明月走后的那一天开始,到十天之后贺天霸的生日那天,带来的只是明月被仇杀的噩耗。尸体也没找到。

夜来霜用手背轻轻的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看着沾在手指上的一滴泪,似笑非笑的叹到:“难道我还活着么?”

“二师兄,这把**是我爸爸给我的生日礼物,今天你替我保管。”夜来霜回忆着明月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万一我回不来……”

“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呵,二师兄,我们还忌讳这个么?”明月两手环绕着夜来霜的脖子柔柔地说,“我要是活着回来,你就要娶我。”

那一夜,明月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他。

在梦醒时分,明月已经走了,留下的只有这把精致的黑色**。

“燕子门?掌门人?”夜来霜紧闭的双眼突的睁开了,自言自语着“原来是这样,顾坤,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连小七也要下手。”夜来霜又点了一支烟,吁了一口气“这就是欲除猛虎先拔爪牙。”

“呵!可你忘了我是野狼。”夜来霜仰着脖子望着头顶的明月在心里暗暗地说着“三师妹,二师兄会为你讨回这笔帐的。”

在顾坤的心里,只想做燕子门的接班人。明月又是贺天霸唯一的女儿,那么谁娶了明月,谁自然就是接班人。可是十九岁的明月却偏偏爱上的是二十一的夜来霜,而贺天霸心目中的接班人也是自己和夜来霜。

这么一想,发生的事情再与小七身上发生的连在一起,边同时指向了一个人,顾坤。

顾坤除掉了明月,自己与夜来霜便有同份量了,而小七又和夜来霜关系最好,自己想要除掉夜来霜,那么只有先除掉他身边的人。

在夜来霜的心里,虽然像是有千层浪在击打着沙滩一般,然脸上始终如初,如同月光一般的冰凉。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浮动。

当他出道作为杀手的第一天起,他便就冷若寒冰,纵然自己面前是天崩地裂,也不会有一点点的动容。

夜来霜回到了房间,交着腿躺在床上,手中抚摩着那把精致的黑色**。在他这一生中唯一的快乐,就是和明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明月死后他唯一的守护就是回忆。

窗外又是梧桐树上风吹起脱落下的叶子的沙沙声,月光冰凉的洒在他的床上。可在夜来霜的心里,永远都是柔和的感觉,就似记忆中的明月淡淡的体温一般。

想你成风,清爽;想你成雨,飘荡;想你成云,飞扬;想你成星,明朗;想你成花,芳香;想你成梦,舒畅……

想你,是我唯一的幸福,唯一能感受到的温暖。

夜来霜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悄悄地流了出来。窗外依然是月如水,风吹落叶轻飞扬。

夜来霜接上一盆冷水,开始洗脸,刷牙。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习惯了不论在多冷的天,始终是用冷水。似乎是要保持自己的冷漠。

刚刚弯着腰洗了一把脸,便听见踩在梧桐叶子上的脚步声。

夜来霜看起来像是毫无察觉,很专注,很斯文的涂抹着香皂。然心里却已作好了迎敌的准备。

按理说在燕子门没有谁敢动他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连明月也被自己的同门干掉在了外面,那么自己被干掉在燕子门不是不可能的。

顾坤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为了自己的权势,为了自己的地位,他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

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夜来霜像是影子一般的轻轻地飘到了门边,静静的洞悉了几秒钟,方问:“何人?有事么?”

“少主,掌门人让你过去一下!”门外的人答到。

“知道了,我稍后片刻就去。”夜来霜把抽出的匕首又重新的放入了长筒靴子里。

门外又是踩在落叶上的脚步声,以及叶子被风扫过的沙沙声。

夜来霜又很安静地在手上涂抹着香皂,温和平易的样子。不像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到像是一位温柔体贴的好丈夫。

整个房间始终冷冰冰的,像是停放尸体的地方,不像是有活人在居住。窗户上的阳光微微的照在一张木制桌子上,像是拿着一面镜子晃在墙上的影子一般,没有一点点生机。

夜来霜洗漱完毕,从衣架上拿下长风衣,披在身上,又从床头下拿出一把**,压满了堂别在腰间点上一支烟出了门。

凌厉的秋风砸在脸上像是有刀子在割一般,高大的梧桐树又摇又晃地摆动着,一片片叶子在秋风中飞舞着。落地,飞起,飞起,落地。夜来霜跨出一道小院的门,走向了聚义堂。

“老二,你来了。”一名身穿一身黑衣的男子坐在椅子上动也没动,完全一幅高高在上的架子。

“恩。”夜来霜径向一把空着的椅子走去,两手指轻轻地夹着烟,摔了一下风衣的衣边。说:“让大家久等了。”

“没关系,二师兄。”另一男子说,“我们也刚刚来。”

夜来霜坐了下来,问:“师父他老人家呢?”

“咳咳咳……”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便知是一位年时已高的老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