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甜婚蜜爱,冷傲夫君轻点宠

更新时间:2020-09-16 06:46:46

甜婚蜜爱,冷傲夫君轻点宠 已完结

甜婚蜜爱,冷傲夫君轻点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菅葭 分类:都市 主角:司庆莫林媛 人气:

《甜婚蜜爱,冷傲夫君轻点宠》是菅葭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甜婚蜜爱,冷傲夫君轻点宠》精彩章节节选:一纸契约,于安安被家人嫁给了他,可是两年了,她甚至连他的面都没有见到…… 酒吧买醉,却遇到了自己从未谋面的丈夫司庆莫,对面却不相识,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你认识她?” 他摇了摇头,觉得有点儿奇怪。 “……” 马明不由得满头黑线,司少果然!已经忘记了自己老婆叫什么名字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退一步讲,显然,余安安对他这个老公很是不满啊,估计都已经在她的心头不知道咒了多少回了呢。

他拿起了刚才马明留下的那张纸,看着上面碧林园的地址,俊脸深沉,如同看着什么猎物一般。

……

与此同时,N市B大的一间女生宿舍里。

B大是这个城市的最有名气的一家大学,余安安现在已经上大三了,今天正好没有课,加上这两天她因为上次的酒吧事件,一直是魂不守舍的,因此今天就在宿舍里想着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事实是,她却发现想要休息一下根本没有那么容易,因为宿舍里不只是她自己,还有一个八卦的林娜。

“哎呀,安安,你到底告诉我,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吗?”

林娜看着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余安安,根本不管她是不是睡着了,使劲地摇着她的胳膊,唤着她的名字让她回答。

那晚上余安安被那两个男人抓到一辆车上带走以后,林娜当时可是吓坏了,甚至还报了警,以为余安安是被绑架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余安安自己就回来了,而且回来的时候,因为余安安又特意收拾了一下,林娜并没有发现她和前一晚上有什么不同。

而且回来之后,余安安就说,她并没有受到什么欺负,因此林娜马上就相信了。

但是她思想前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既然那天晚上的不是坏人,为什么又要带走余安安呢?

当时离得虽然远,但是林娜还是能够看得出,那个男人真的是相貌堂堂的,还有那辆带走余安安的豪车……

因此,原本在林娜眼中的一起绑架事件,马上就转成了一桩桃色事件,而且她马上八卦的心思蠢蠢欲动了。

可是偏偏,自从余安安回来之后,除了咬紧牙关说那天晚上啥事情都没有发生之外,就什么都不说了。

林娜中燃心底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也什么都没有从余安安的口中听到一丁点儿来。

可是她仍然不想放弃,现在看着余安安闭着眼睛,打定主意她是在装睡。

余安安确实没有睡着,林娜像个麻雀一样在她的耳边叽叽咋咋,她就是想休息也休息不了,现在只能很无奈地睁开眼睛,无语地看着对方:“林娜,你要是把这点心思用在学习上,也不至于上个学期会有两门课重修吧?”

这是林娜心底最大的痛,现在就被余安安好死不死地给揭开了伤疤,不由得情绪激动起来:“喂喂喂!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识好人心呢?我这是关心你呢!”

“多谢了,不过我再给你重申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生,OK?”

余安安一边淡淡地说着,一边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很显然,她根本不可能继续休息下去了。

“骗谁呢?如果什么都不发生,那人怎么可能会把你带走呢?真是的,安安,我可是平日里什么都不给你隐瞒的,你现在倒好,根本还要给我保密!”

林娜已经泄气了,她已经从余安安坚定的表情中看得出来,她肯定不可能从安安的嘴巴那里撬出什么来了,但是心底仍然不满,就兀自叨叨着。

余安安低头开始收拾自己的包包,嘴里什么也没有说:她其实并不是想着对林娜保密,可是那天晚上的事情……

情况实在是太复杂又太荒唐,她要是真说的,估计都会把林娜给震晕了。

所以一切,从一开始她就打定主意了,还是咽到肚子里去吧。

“哎哎,你真的决定,不给我说了?”

林娜看着一言不发低头忙活的余安安,仍然有点儿不死心。

“我都说了,无可奉告。”

安安耸了耸肩膀。

林娜这才终于死心,八卦之心消散而去,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余安安居然一直在整理东西,现在,她已经拿好了背包,背在了肩头,这是准备出门的节奏?

“你要上哪里去?”

林娜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宿舍是个双人间,也就是说,大学三年里,一直是她们两个人住在一起,林娜不是本地人,当然是一直住宿舍的,但是余安安平日里也很少回去的。

因为两个人感情很好,余安安一般什么事情都不太瞒着她的,因此林娜一直知道余安安结婚的事情,也一直知道,虽然她领了结婚证两年了,但是根本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有见到过。

因此,在她的心底一直是把余安安当成是单身的,毕竟她平日里一周也最多回去一天而已。

而现在,她是准备回去了?

果然,不出林娜的所料,余安安点了点头:“嗯,反正今天也没课,我准备回家一趟。”

她原本想在宿舍里清静清静,可是林娜一直在叽叽喳喳,她想要清净都难。

“回家?”林娜倒是没有料到:“你不是一般周末才回……那个家吗?”

“我回我父母家一趟,毕竟,好久没有回去了。”

余安安的心一沉,其实相比于结婚的那个家庭,这个家,她更没有一点想回的欲望。

可是现在,她觉得心头憋闷的厉害,觉得必须要回一趟家了,正好现在也有时间。

有些事情,她忽然觉得,必须要好好地问问父亲了,事关于她那个所谓的老公的事。

当初她也是为了父亲,才和那个人结婚的,那两年后的今天,她想问问父亲,他是不是有办法可以让他离婚?

也许,如果可以,这段婚姻,能够解除掉越快越好吧?

毕竟,对方似乎也对这段婚姻没什么兴趣,甚至连和她见面的欲望都没有。

“回你的父母家?好吧,我还想着今天晚上和你一起看电影呢,现在看来,我又成了孤家寡人了。”

林娜哀叹一声,夸张地摊了摊手。

“乖,我明天就回来。”

她轻笑着摇了摇头,用手拍了拍林娜的肩膀,就转头离去。

她的脚步刚刚抬起来,林娜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从后面张口叫到:“对了,我还有话要嘱咐你呢!”

她的口吻郑重其事,余安安还真的以为她有什么大事,赶紧转过头来:“什么事情?”

看着余安安,林娜一脸的郑重其事,她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安安,虽然你嘴硬,但是我还是知道,你肯定那晚上瞒着我的。我只想告诫你,如果当时你有艳遇,又没有措施的话……”

她的声音拉长了:“可得一定要记得吃药!现在还应该没过72小时吧?还来的及!”

“……”

她满头黑线,早就知道林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因此她根本连争辩都懒得了,转头就离开了宿舍。

可是出门后,她的心却越来越不安稳了:林娜那丫头,虽然嘴不把门,可是,说的话,其实是有道理的……

好吧……,那天晚上,确实,是出了以外的……

想到这里,她的脸变得火辣辣的,在门口等出租车的间隙里,看着马路对面的药房,她咬咬牙,还是朝着那边走去:无论如何,防止万一吧,真的怀了孕,就真的是非同小可了。

很快,她就来到了药店里。

看着药店里面琳琅满目的药品,她有点茫然地站在那里,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你好,请问需要买什么?”

药店里的店员看到了余安安,很快就殷勤地走了过来。

她一边询问着,一边打量着余安安:很是年轻靓丽的女孩子,浑身都充满这青春的气息,只是整个人似乎都有点儿紧张,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协调。

听到店员询问自己,余安安愣了一下,她张了张口:“我要买药。”

“什么药?”

“……”

她的脸红了红,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一天面临着这样的窘境。

“就是……那种可以防止女人怀孕的……”

她咬了咬牙,还是低声地说出口来,说完之后,觉得整个人的脑袋都快要埋到了胸口了。

没想到,店员却是见怪不怪:“你是要避孕药啊?常规的还是紧急的?常规的是事前吃的,紧急的是事后补救的,但是如果超过了两天,那紧急的也没有什么效果了。”

“要紧急的。”

余安安赶紧回答。

店员一脸的“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很快把药递给了余安安,从刚才余安安的表情,她就猜的差不多了。

这个药店就开在大学门口,这种情况她早已经见多了,在感慨着现在的年轻人开放的同时,也很是觉得,有些女孩子实在是太不知道爱惜自己了。

因此,把药递给了余安安之后,她一边收着钱,一边随口又摇了摇头教育着余安安:“你看,事后还得你自己过来买药,这种当时光顾着自己爽,不替你想想的男人,你可得好好的考虑下是不是值得啊!”

余安安张口结舌,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赶紧地付完钱,拿着药像做贼一样溜之大吉。

出门口她又在旁边小店买了一瓶水,趁着周围没人注意她,赶紧地撕开了药的包装袋,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水,把药给送到了肚子里。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觉得心底的一块大石头算是放下了:要知道,那天晚上和那个陌生的男人发生的荒唐的一夜,是她已经要永远尘封到心底的了,她可不想再出了什么岔子。

要知道,无论如何,现在她还是已婚的身份呢。

……

余安安的父母家离着她上学的地方比较远,等她打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她一进门,就发现院子里静悄悄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动静,很快,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看到了余安安的身影,不由得愣了一下,但是很快,还是迎了上来。

这个妇女是余家的一个保姆,已经在余家很多年了,余安安当然不陌生,因此她很快就朝着对方点了点头:“刘妈,我回来了。”

“是大小姐啊,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啊,都多久没回来啦?”

刘妈赶紧接过话来,她的口吻里带着一点嗔怪,从小,她是看着余安安长大的,对她也很是疼爱。

但是自从余安安结婚之后,就很少回家了,刘妈也是大约知道几分缘由的,也很理解,但是情感上,她还是很想念余安安的。

“刘妈,我最近比较忙,今天这不是回来了吗?对了,我爸爸和我……妈妈呢?他们在家吗?”

余安安点点头,又望了一眼静悄悄的院子,有点不确定的询问着刘妈。

说道妈妈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她有点儿别扭,但还是说出口来。

因为这个妈妈,根本是她的继母,虽然她已经嫁到了这个家里很多年了,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和她的父亲余本同结婚了,但是提到妈妈这两个字眼,余安安还是那么的不习惯。

“在家在家,都在呢,还有你的妹妹美娇,今天都在家里。”

听到余安安的询问,刘妈赶紧回答。

“都在家?”

余安安听到刘妈这句话,倒是有点儿吃惊。

她都已经进门了,可是除了刘妈,家里没有一点的动静,她还以为他们根本不在家呢。

当然,她也没有奢望会继母和妹妹出来迎接自己。

但是余本同好歹还是她的爸爸,怎么也没有出现呢?

“大小姐,你不要多想,老爷和太太……刚才一直在楼上争吵呢,刚才我下来的时候还再吵,我想,他们肯定都没有发现你回来了。”

刘妈赶紧给余安安解释着。

“吵架?”余安安皱了皱眉头,随即又点点头,“嗯,我知道了,刘妈,我上去看看。”

一边说,她就一边朝屋里走去。

很快,她就进了屋门。

果然,和刘妈说的一样,一楼客厅里并没有人,但是,从二楼传来了嘈杂的争吵声,里面似乎还有这抽抽噎噎的哭泣声。

这个哭泣的声音,余安安一下子就分辨出来,分明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余美娇发出来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