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凰斗:帝后不受宠

更新时间:2020-05-22 08:27:17

凤凰斗:帝后不受宠 连载中

凤凰斗:帝后不受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凤凰木 分类:穿越 主角:青鸾清香 人气:

《凤凰斗:帝后不受宠》由网络作家凤凰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青鸾清香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无相之朝,青家二女,青蔷有才,青鸾有姿,二八娟娟好年华。在青家,如果没有姿色或是手段,就只能被一个一个牺牲,拉拢青家的权势之位。我成了青家的棋子,许给了内侍郎做三小妾,帮助妹妹青鸾成为皇上的宠妃,以光大青家的门楣。我恨青家的无情和自私,我立誓如果入了宫我要得到皇上的宠爱,毁了青家。可是机不予我,皇上将我赐给一个长年征战的将军。或许我命中如此,我放下恨,平息怒火与不甘,当我认了命等待将军回来成亲的时候,皇上又宣我进宫。姐妹相争,共侍一君。树欲静,而风不停,这世上,真情与爱,会在哪里寻找到,伤害到千疮百洞的心,是不是还可以走出艳阳天。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苍老了一颗红颜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年纪小,可是养得一身肉,我可不认为我背得起:“我扶你出去。”我伸手去扶他。 却让他一甩,闭着眼睛大叫:“我不要我不要,我要你背我出去,我脚痛,我不走路了,我就要你背,你不背,我就哭给你看。” 在我面前还野蛮,我可不买他的帐。 站直了身子:“那你就等着吧,等你的丫头来了,看能不能背你出去。” “我告诉爹和娘,你欺负我,你不是我姐姐。”他恶声恶气地说着。 我淡笑:“无妨。”由得他说去。 “气死我了。”他叫着:“死丫头们,本少爷在这里啊。” “你叫吧,谁叫你贪玩。”还这么皮。这年纪要是不教好,只怕长大了也不长性子。但是我娘,从来是不会让我插手我弟的事,她把青羽宝贝得像什么一样。也是,因为有了青羽,在青家的地位,才显眼了些,女人的悲哀,以子为贵,却忘了,自已也是女人。 “呜,我要跟爹爹说去。”他捂着眼哭起来,十指大张的缝间,狡猾的精光还看着我。 小孩子的眼里,就懂得只是告状了,真是有些无奈啊。 他的性子,遗传到我娘的十足十了。 我懒懒地听着,我倒是看看他哭到什么时候,才会把霸气收起来。 “你过来扶我。”他见我不受他的威胁,恶声恶气地说着。 好吧,退一步了,毕竟我比他大,不太好欺负得太用力了。 走过去扶他,他却用力地拉下我的身子,脚一绊我,让我重重地摔在草地上,指着我笑:“蛤蟆摔跌。” 这坏小孩,摔得我可真够痛的。 拢起了眉头,低呼出来。 “青蔷,青蔷。”九哥的声音,响亮而又清脆。 青羽一听,乐了,大声地叫着:“九哥哥,我在这里啊。” 没多久,九哥跑进来,看到我坐在地上揉着脚,也皱起了眉头:“怎么了?” “九哥哥,姐姐好笨啊,我一拉她,就摔倒了。九哥哥你别理他,我脚有些痛,你背我出去。” 他小小年纪,倒是学得会踩低别人,和谄媚别人。 九哥走过来,掐着他有肉的脸:“谁让你拉青蔷的,她是你姐姐,你不懂得尊重二字,怎么写吗?都七岁了,还狗屁不会,你羞不羞啊。” 他眼里委屈地盈满了泪:“九哥哥,痛啊。” “你也知道是痛啊,如果你不是青蔷的弟弟,她何必理你。” “九哥。”我摇摇头:“算了,别说那么多了,他年纪尚幼,也不晓得什么?而且也轮不到我们来教他以道理。”要是让娘知道了,非又说东说西不可。 我娘对九哥是处处看不对眼,大概九哥是青家男丁中,最没有钱势的。 她多次在我的面前说要我和九哥别走那么近,惹人闲话。其实她不说闲话就好了,清者自清,我由得她说去,我和九哥,清清白白,是兄妹,更是知已。 九哥除下我的绣鞋,脱下罗袜,我看到脚趾有些乌黑,眼色一沉:“痛吗?” “不会怎么痛,青羽年纪小,力道也不是很大,我想是刚才摔在地上的时候踢到了石头。” 他轻揉搓着,让乌黑散些,转眼看青羽,不悦地说:“你这小子,要不是青蔷在,我非揍你一顿不可。” “九哥哥啊。”他委屈地叫,伸出他的小肥脚:“我的脚也受伤了。” 我好气又好笑:“呆会娘知道你爬树了,还有得一顿好说呢。” “娘才不会这样对我呢,你们最坏了,九哥哥的眼里,只有你,你们都不管我的。”他恼气地说着。 九哥在他的脚上轻拍:“是男子汉的,就自已站起来。” “真要好的一对兄妹啊。”墙上君子带着嘲讽的语气说着,悠闲地靠在一株桂花树下。 我白他一眼,不理会他。 穿上罗袜绣鞋,站直了腰板子看青羽:“你要不要起来。” “不要。”他恶声地说着。 我轻笑,携了九哥的手就往外走,也不管他了。 宠坏的孩子,越顺着就越是过份。 见我们一走,他焦急起来:“九哥哥,你不管我了。” 九哥耸耸肩,轻松地说:“你继续趴着吧,我去找些孩子来看你的英姿。” 小孩子也怕让人看不起,而且九哥这么说,也是给他一个台阶下。 他一古脑地站了起来,哎叫了一声,一手抓了风筝跟上来。 我去牵他,他甩开我的手:“不要你牵,你不是我姐姐。” “哦,那什么样,才是你姐姐呢?”我淡然地问着。 一时之间,他也答不上来。 那好奇的眼光,我和九哥也不理会,萍水相逢,我们都不认识他。 快要出去了,看到人潮一涌一涌地往观音庙里,心里有些烦燥说:“九哥,我不想去上香。” 九哥轻点头,牵了青羽的手就出去,我转身看着葱葱郁郁的桂花树和银杏树,有些平和,这里,毕竟还是有些安静的。 脚还是有些痛,坐在绿草中,还是有着呛人的香味,这里的香火可真是盛啊,就因为出了一个贵妃,众人就把这里给看重起来了。 我觉得,可能不做妃子更好,书里多少的红颜命薄,皆都与帝王有关。 等着九哥来,现在还不来,想必是脱不开身了。 看到一抹眼熟的身影,又是杨宏书,还在找我吗?四处张望的。 我站起来,还是走入一点为好。 “这不是青蔷小姐吗?久闻青蔷小姐的才名,今日一见,果然是清然洁净一身。”声音婉约而又动听。 转身一看,是一个极漂亮的少女,一身的红衣,衬得肌肤如玉一般的洁净。 我轻笑:“见过司棋小姐。” 这司棋小姐,人如其名,棋艺乃是一绝。而且出身极高,是京城名门贵族的小姐,她表姐就是当今的皇后,有些地方曾见过她,却不曾相谈过。 “青蔷。”我还没有说什么,就被兴奋的声音打断了,这杨宏书啊,还真是阴魂不散。 一脸欣喜地跑了过来了,也不管有没有人在就兴奋地说:“终于找到你了。” 我脸上极不自然地笑着:“杨公子,有事吗?” 他倒是粗线条,也没有感觉到我的不悦,还笑着说:“青蔷我们不是说好了,来下盘棋的吗?” “下棋。”司棋小姐眼里有些兴奋的光采。 我看着她眼里的光华,笑着说:“倒是忘了,杨公子,不过青蔷的棋艺可不佳,只怕下得太难看了,司棋小姐的棋艺,才是京城的一绝啊,我也想着能看看二招,一直不得愿,不知杨公子和司棋小姐能否下一盘,让青蔷有幸能开开眼界。” 他眼里隐隐有些失望,却还是有风度地看着司棋小姐笑着说:“不知小生有没有这个荣幸,让司棋小姐指教一二。” “谈什么指教,正好手有些痒了,下盘棋也不错,不过青蔷妹子,可莫要笑我才疏学浅哦。”她娇憨地笑着。 性子倒是爽直快又不摆架子,值得一交的朋友。这样的女子,让我九哥结识,一定也谈得来。 “那里,我要好好看着学,才是。” 杨宏书将准备好的小凳子,小桌子都摆好,好一副行头啊,看了觉得累赘,其实用起来,又觉得好。 他将二张凳子给我和司棋坐,自已蹲在地上下棋,还笑着说:“这样也好,顺便练练功夫,蹲蹲马,不然还真是文不成,武不行。” 这人心地倒是很好,我轻笑着,对他生出了些好感。 司棋小姐也捂着嘴笑,朝我看一眼,示意一下那杨宏书,笑得更开怀。 想来这杨宏书,也并不是傻头傻脑的一股子憨劲的,下起棋来,也是条理分明,凌然有序,虽然司棋小姐的棋忽明忽暗,都是云里雾里看不清,他的节奏还是没有打乱,一步一步清朗地下着。 他是一股清流吧,不为世俗所沾染。这样的人,心地还是不错的。 我觉得我应该学习下他的快乐和认真,真诚。我低下头,多了份轻柔地看棋局,观棋者不语,轻笑而不语,只管看他们互杀个天晕地暗好了。 一股淡雅的香味传来,绝不是那桂花的香味。 抬起眼,看到对面大刺刺地站着看棋局,一脸的镇定,一脸的傲慢和不屑一样。 这个白衣公子,即然看不起杨宏书,就别看啊。其实我觉得,他真的还算是不错。 九哥上前,看到杨宏书在一边,有些叹息。料不到他会那么快就找到我吧,哦,其实现在没有什么了,他人还不错。 我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别出声,这棋下得可精彩了,值得一看的。 他走近我的身边,看着棋局,也渐渐入迷。 司棋小姐真是厉害啊,我看这盘棋,才下了三分之二,可是,败局隐隐现。 “下左方,全连起来,打他个人仰马翻,自困不得救。”清冷的声音出自那观棋的墙上公子,他似乎不太喜欢司棋小姐的下棋,恨不得自已来一样。 我轻淡地说:“现棋不语真君子,公子下棋,是为胜而战,何有意义,下棋者,求的是其中之乐趣,对奕之精,灵通而大慧。反而,速战速胜的人,骄傲过多,最是输不得的。” 杨宏书朝我一笑:“对,其实之乐趣,回味无穷。” 他嘲笑:“好个无穷,不胜,还比什么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