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窃美记

更新时间:2021-10-09 18:30:18

窃美记 已完结

窃美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菊花台 分类:穿越 主角:青青蔡 人气:

主角是青青蔡的小说《窃美记》此文是菊花台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蔡氏集团的千金,她自以为有了完美的婚姻,然而新婚前夜,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却告诉她,自己的丈夫与她的妹妹已经有了孩子,被自己妹妹推下了高楼,等她再度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命运是否还会捉弄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蔡青青哪里还有心情听他说那么多,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的话,正色道,“那到底要走多久!”

蔡青青等着古秦佑的回答。

古秦佑似是在考虑一般,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回答道,“时间也不长,大概明天天亮之前你一定能到的,加油哦~”

蔡青青汗颜,想来她一个小小的弱女子,要是在那深山老林里过一个晚上,这要是遇见了什么野兽之类的,肯定玩完。

蔡青青愤愤的瞪了眼古秦佑,这家伙怎么能这样!如此说来,古秦佑的言下之意就是她蔡青青就是不想在这里住也没有办法。

蔡青青的骄傲不允许她低头,但是她却也无可奈何,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即使她蔡青青曾经是蔡氏集团的继承人,那个站在聚光灯下面接受全世界羡慕的目光的人,而现在来到了这个世界的她却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蔡青青微微叹了口气,只能认命道,“那这位古公子,小女我请你收留,拜托了!”

蔡青青故意将“请”和“拜托了”这几个字念得特别重,好像生怕对方听不清一般,咬牙切齿。

古秦佑看着蔡青青那般样子,竟有一种真的想笑的冲动,但是还是努力憋住了,朝着蔡青青招了招手,“跟上。”

没想到古秦佑这么快就接受了她的请求,原本蔡青青以为他会故意多刁难她一会呢。

跟随者古秦佑向前走着,蔡青青感觉到这里清新的空气和络绎不绝的水声潺潺,竟有一种世外桃园的感觉,她随着古秦佑慢慢的走着,享受这被绿色复印了的美丽。

原本蔡青青只以为这里是只是一个竹林,仅此而已,只是没想到的是,随着古秦佑越走越深入到竹林里面,这里面却有着更多更加深层的奥秘。

“这里真是漂亮。”蔡青青忘我的欣赏着沿途的美景,赞叹不已,忍不住在口中喃喃道。

前面的古秦佑突然停下了脚步,蔡青青依旧处于忘情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古秦佑这突然的动作,继续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于是很不巧的蔡青青正好撞在了古秦佑宽实的背部,蔡青青没想到的是,这个古秦佑看起来那么瘦弱,怎么这身材却硬的跟铜墙铁壁似得。

蔡青青不满的揉揉自己犯疼的小鼻子,很是哀怨的看着走在自己前面却突然停下来的古秦佑,还好她那精致的鼻子没有开过刀,不然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歪了鼻子,想整都整不回去了,“喂,我说你能不能好好走路啊。”

古秦佑有些傻眼,明明他走的很好啊,蔡青青这又是什么话,是她自己没有走好路,才会撞上他的,这关他什么事情,而且好像应该是他古秦佑责备她才是,“你这样投怀送抱的还赖我没有好好走路,真是缺德。”

带着似小娘子般的娇嗔,蔡青青真的很想给他一个爆粟,好在她忍住了,没有对他怎么样。

蔡青青懒得和他计较,古秦佑也不再跟她开玩笑了,指着眼前的那间竹屋说道,“蔡姑娘不嫌弃的话,这些日子就住在这竹屋里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我,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古秦佑说的诚恳,温和随性,有着大家的风范,带着蔡青青走进竹屋,纤细修长白皙的手指攀上门沿,将门轻轻推开,映入蔡青青眼眶的是满屋子的竹子制品,仿佛来到了一个属于竹子的世界。

“蔡姑娘可满意这里的装饰?”古秦佑似是不经意的问及,嘴角含笑,走到了窗边,将竹制的窗户打开,随着一袭清风袭来,顿时竹屋里充满了新鲜的空气,混着竹子淡淡的清香。蔡青青觉得这里顿时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那么让人陶醉和美好,她简直喜欢的不得了。

怪不得这里叫竹屋,蔡青青似乎意识到了原因,朝着古秦佑微笑着点点头,“嗯,喜欢。”

“喜欢就好。”古秦佑笑了笑,为蔡青青倒了杯茶放在桌子上,然后出了竹屋,并且轻轻的将门带上。

等古秦佑走了以后,蔡青青显然自在多了,虽然古秦佑给人一种很熟悉很温暖的感觉,但是毕竟对于蔡青青来说也只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如若不是因为无处可去,她也不会这么低身下气的去求别人。

这里的环境虽然好,但是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她蔡青青必须自己想办法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如果一直靠着别人生活,那么一旦被抛弃了,她将又会变成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如此想来,蔡青青觉得还是靠自己最稳妥。

然而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在这一切的一切,在竹林的深处,有一个看似乖巧淑女的小女孩蒋梦婕将这一切都已经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眼中没有了那抹单纯的色彩,而是带着些许怎么都掩饰不住的愤怒之意。

这个奇怪的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表哥要将她留在这里,更何况,那里是竹屋!那是表哥最喜欢的地方,如今竟然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住在那里。

蒋梦婕想着这些东西,怒火更加旺盛了,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将那个女人撕碎丢出去埋了。想到这里,蒋梦婕的脚步已经忍不住朝着竹屋走去,但是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原本的面容暴露,立马换上了温柔如淑女般的笑容,眨巴着她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单纯的表情,那是蒋梦婕最擅长的伪装。

蒋梦婕先找到了古秦佑,此时的古秦佑已经没有在吹笛子了,而是在竹林中的另一间屋子里坐着泡茶喝,伴随着山泉叮咚的声音,仿佛如大自然在弹奏的一曲绝美的歌谣,那么动听,古秦佑轻轻的拿起茶壶,将茶叶放了进去,晃动,当入杯中。

这一系列的动作全部被古秦佑演绎的如同一只舞蹈般美丽,优雅的动作让蒋梦婕竟有些看呆了,等她回过神来,立马蹦蹦跳跳的冲进了屋子里面,满脸单纯的靠近古秦佑,轻轻的带着如蜜糖般甜蜜的声音说道,“表哥,表哥,你在泡茶嘛,真香,我可以一起嘛?”

只是蒋梦婕似乎忘记了,他古秦佑从来都不喜欢那种太过黏腻的味道,然而平常的古秦佑却又是不会拒绝别人的人,总是带着无害而温和的笑容,对着蒋梦婕微微点点头道,“当然。”

“嘿嘿,就知道表哥最好了。”蒋梦婕开心的扑到在古秦佑怀里,享受着他那坚实的肩膀所带给她的安全感,还有怀中那种淡淡的清香。

古秦佑不露痕迹的将蒋梦婕脱离自己的怀中,正了正身子,笑着责备道,“依依别闹,表哥还在泡茶呢,一会就泡给你喝。”

“嗯。”蒋梦婕的小脑袋点头如捣蒜,乖乖的应承道,呆呆的看着古秦佑那帅气的样子,笑的如花一般美丽。

只是这一些古秦佑却全部都没有看到,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她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待到古秦佑将一杯茶递到蒋梦婕眼前时,蒋梦婕露出一个小女孩一般害羞的笑容,羞涩的将杯子接过,尝了一口。

这茶带着淡淡的苦涩味,她蒋梦婕根本就不喜欢喝茶,但是还是忍住了将茶水吐掉的冲动,将茶杯往旁边搁了搁,她蒋梦婕绝对不会再碰一次这杯茶了。

蒋梦婕抬起头似是无意的问道,“表哥,今天依依路过竹屋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人在竹屋里,她是谁啊?”

“竹屋里的女人?”古秦佑喃喃道,“那是个无家可归的女人,我只是让她暂住在竹屋而已,怎么依依你不高兴了?”

古秦佑的眼神看向蒋梦婕,蒋梦婕连忙露出一个大淑女的表情,微笑的看着古秦佑,“怎么会呢,依依哪是那种不体贴别人的人啊,依依最同情这种人了,太可怜了,表哥真的好有爱心哦。”

蒋梦婕故装星星眼的看着古秦佑,然后起身,“表哥,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喝哦,依依还有事。”

“嗯,慢走哦。”古秦佑的笑容依旧挂在嘴边,仿佛那张脸只有这么一个表情一般。只是当蒋梦婕走出去以后古秦佑还是叹了口气,他这个表妹就是粘人,让他很是头疼却不会表现出来。

蒋梦婕出了门以后,古秦佑已经看不到她了,这下子她该透露的样子全部都透露出来了,带着愤怒的神情和略带狰狞的面容,蒋梦婕气冲冲的来到自己的房间,这房间虽好但是她却觉得没有表哥给那个女人住的竹屋好。

蒋梦婕恨不得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砸了,眼看着她的贴身侍女匆匆忙忙的赶了进来,关心的看着蒋梦婕道,“小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干好你自己的事就好,别来烦我。”蒋梦婕没好气的说到,那个死女人到底要在这竹屋住多久,她真的很不想见到她!

“小姐,你消消气,我去给你泡杯茶喝。”侍女退了下去匆匆往外跑去。

入夜后,蒋梦婕躺在床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表哥对着那个女人的表情,越想越生气,就开始睡不着觉了,整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越想越激动越想越激动,最后实在睡不着了,她一下子掀开被子,在床上坐了起来。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要是一直让那个女人住下去的话,保不准那天那个女人狐狸精上身,主动地勾引表哥,要是在万一,表哥上了那个狐狸精的当,跟他搞在了一起那可怎么办啊?她心想道,气愤的那张嘴角扯咬着被子的一角。可是这样子的泄愤却是没有任何用的,于是,蒋梦婕一摔被子,愤愤不平的走到桌子那里,顺手就倒了一杯茶压压惊。

可是入夜后凉凉的茶喝起来十分的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心情十分的不好。脑子里还是出现了那个狐狸精女人的脸,蒋梦婕就一脸不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货色,脸倒是张的不错,身段也是轻轻巧巧的,但是身子干不干净就不知道了,说不定还是外面来的流莺之辈呢!

狠狠的砸下茶杯,茶杯一下子就碎了,蒋梦婕正在气头上,丝毫没有察觉到手上流了血,满脑子只是想着如何对付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女人的办法。

今天去了表哥那里,看上去表哥好像对那个女人很好的样子,这样一来,赶她出去不就开始变得麻烦了吗?真是讨厌的女人,讨厌的狐狸精。

蒋梦婕整个人因为怨气变得十分的阴沉,在黑魆魆的房间内,她静静地坐在桌子前。不经意间,指尖传来的痛感提醒了她,蒋梦婕将手指轻轻地放在嘴唇里允吸着,就这一个动作,却给了蒋梦婕的灵感。她冷冷的盯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像是暗夜里捕食猎物的蛇一样,眸子了闪烁着寒气的光芒。

既然你要一直留下来,那我就让你悄无声息的消失掉好了。

次日,蒋梦婕早早的就醒来了,她唤来一个她最得力的丫鬟,决定吩咐下去她昨天想好的事情。小丫鬟机智的先向蒋梦婕福了福身,“参见主子。”她乖巧的答道。“恩,起来吧。”

蒋梦婕并没有看她,只是随意的答了一句话。随后小丫鬟看了看小姐的颜色,走到她的跟前,一边捏着蒋梦婕的肩,一边附身问道:“小姐,你有什么吩咐。”蒋梦婕享受着舒适的按摩,往自己的嘴里塞里一个葡萄。“我问你,小姐平时待你不赖吧!”小丫鬟乖巧的回答道:“小姐待下人那是极好的!”

这句话对蒋梦婕很适用,她立马眉开眼笑的。“小丫鬟到时会讲话,一会儿我可有时吩咐你去做,你只管替我找好的来。”随后招了招手,让小丫鬟靠了过来,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听完蒋梦婕讲的话后,小丫鬟露出了一副十分惊讶的表情,天哪,这可是犯法的啊,怎么可以这样子呢!小丫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嘴唇哆哆嗦嗦的。“小姐,这,这奴婢做不到啊!”

蒋梦婕看着跪在面前的小丫鬟,嘴里发出一声冷哼:“没用的东西,连这样的小事也不敢做,你要是不做的话,明天你就等着被卖掉吧。”她冷冷的抛下这句话。小丫鬟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半天说不出话。蒋梦婕看她没反应,又加了句:“让她消失掉又不是只有一种办法,你也可以找个剑客杀了他,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小丫鬟抬起头,看着蒋梦婕的脸色。如果不答应的话,小姐一定不会让自己好过的,卖到妓院还是小事,就是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下去。

蒋梦婕李眉一竖:“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怎么不答话啊!”她没好气的问道。小丫鬟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办了。于是抹泪抹了只能先答应下来了。蒋梦婕听到满意的答案之后,终于展开了一个笑容。挥了挥手说道:“退下吧。”

桃花源的竹屋内,这几日,蔡青青吃好睡好,反倒是慢慢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了。看着窗外的美丽的风景,蔡青青到现在还不刚相信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呆了那么久了。刚穿越过来孤独和无力感也在这几日的休息中,慢慢的消散了。尽管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隐隐的痛着,害怕着。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上天已经给了自己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了,那么我就会把握下去,她将手慢慢的向上升,伸出窗外,感受着来自远山的温暖阳光慢慢的照射在自己的手上,这个时候,蔡青青内心充满了平静,他感受到了来自外部的希望。活着,还是一件很好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温润亲和的声音,“蔡姑娘,好兴致。”蔡青青抬眼望去,就看见一个欣长的声音站在一个树下,原来是古秦佑。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走了过来,蔡青青当然欢迎了!她向不远处的人招了招手,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古公子,早啊。”

古秦佑也回笑了一下,礼貌性的做了个揖,“蔡姑娘早。”蔡青青看着那个杀伤力无比强大的笑容,淡淡的点了点头。还好,自己在现代可是见过不上俊男美女的,要是换了一般的小丫头看到这样的笑,还不立马昏倒啊。

古秦佑走了过来,走进屋内就坐了下来,就好像是自己的家里一样。蔡青青摇头晃掉自己脑海里一个古怪的想法,什么叫就像自己家了啊,这根本就是他的家里好吗。于是没有办法,蔡青青又不能赶人家走,就跟他一起坐了下来,但是没有说话。整个房间里呈现里一种古怪的寂静。最后还是古秦佑先开口说道:“蔡姑娘,这几日,住的还习惯吗?”

蔡青青恭敬的答道:“恩,多谢李公子的收留,我在这里住的挺好的。”李公子听到后微微一笑,“那就好。”然后,有没有话讲了。蔡青青端正地坐着,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话题,只能默默的带着。房间内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蔡青青心想:要死了,这要讲什么啊?恩人你不走了吗?我快憋死了。好想听到蔡青青心里的想法一样。古秦佑盯着蔡青青看了会儿之后,就站起来拜别了。临走前,还嘱咐道:“蔡姑娘就在这里先修养着吧,如果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就直说吧,李某定当尽力。”蔡青青感激的点了点头,“真是有劳李公子了。”心里却是暗想,这个李公子对个身份不清的我这么帮助,难道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吗?还没想出个明白来,就看到古秦佑大步的走了出去。关上门后,蔡青青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是夜,蔡青青在自己的房内熟睡着,然而他却不知道,在另一个地方,却密谋着一件关于她的事情。

“废物!”蒋梦婕骂道,“连个人也骗不了!你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啊!撒谎也不会啊?”狠狠的上了眼前的人一个耳光,小丫鬟一下子扑到在地上,哭了起来,“主子饶命啊,饶命啊。奴婢找到了剑客,可是,可是他说不给个确切的理由的话就不给办事啊,我,我也没有办法啊。”蒋梦婕更生气了,狠狠的拧着她的手臂说道:“那就撒个谎,说是,勾引自家老爷的狐狸精,天天花天酒地的,做为正室看不下去了,就这能用这种办法让老爷回心转意!”手上的劲用大了,疼的小丫鬟呜呜的直哭,“这样的慌也不会撒吗,那就把他叫过来!没用的东西,连这点事情也要我亲自出马!废物!”蒋梦婕又一把把小丫鬟推倒在地上,大声骂了句滚。小丫鬟得令就跑了出去。

都过了没多久,小丫鬟就又回来了,她在门外低低的说了一句:“夫人,人已经带到了。”蒋梦婕连忙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低声说了句,“进来吧。”房门打开,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带着一个斗笠,面容看不真切,身上配着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剑,看上去一副令人胆颤的模样。还没发话就听到他说:“在下冷源,江湖剑客。”声音虽然充满了磁性很好听,但是也有一股令人胆颤的寒气。蒋梦婕不禁吓住了,没想到竟是个厉害的角色。但是她马上就恢复了,先是假装哭了起来,“呜呜呜,大侠好,小女子在这里先有礼了。”然后就微微的福了福身。冷源的脸上像是有点不耐烦了,但是没有说话,还是冷冰冰的站着。然后,蒋梦婕又哭哭啼啼的将自己先前想好的谎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期间还假惺惺的哭了起来,小丫鬟在一旁站着,时不时的帮着腔,这两个人你说这我说这,倒像是真的是一样,最后,讲完了。蒋梦婕假装哭着,又从袖子中偷偷看着冷源的表情,心中暗想,不知道这小子信了么?

过了良久,冷源说话了:“我知道了。夫人的事情我会办好的。”蒋梦婕大喜,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十分的明显,于是只能继续装着委屈道:“那就有劳侠士了。”然后冷源拜别,人影在门外一闪,就不见了。果然是功夫很棒的江湖人士啊,这一闪人就不见了。蒋梦婕望着门外,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她满意的笑着,哈哈哈哈,狐狸精,你等着吧。

蔡青青正在睡梦中,梦到了很多的东西,有前世,也有今生的,恍恍惚惚,不知何从。迷迷糊糊中,有一个细微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的明显。蔡青青是个十分浅眠的人,前世因为自己是蔡氏集团总公司的继承人,因为工作的原因,时不时的熬夜,有时候工作忙起来吃饭睡觉都顾不上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她也有点失眠症,浅眠更是常有的,因为一点点的声音就睡不着觉,吃什么药也治不好。因为这个细小的声音,蔡青青醒了,她瞪大个双眼看着床帐。好吧,没办法了,那就数羊吧。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突然,那个细微的声音又出现了,这下蔡青青是彻底的惊醒了。这个声音不像是自然的,反倒是人为的。蔡青青心想着,难道是进小偷了,不会吧,古代不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吗?这样巧合的是倒是让自己遇上了。那怎么办。蔡青青全身紧绷着,然后拼命的想着办法,一会儿他过来,自己就先一脚把他踹飞,然后马上跑的门外,扯开嗓子喊,这样就可以安全了吧。

正当蔡青青想着的时候,一道寒光突然从眼前闪过。床帐竟然被挑了开了,看来这个“贼”胃口大得很啊,不光要劫财,还有劫色。蔡青青马上反应过来,一脚踢开面前的身影,只听到一个闷哼声。蔡青青一听,听上去像个年轻男子的,真是,好好地活不干,偏偏要做这些不干不净的营生。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抄起这几晚让自己睡得很不舒坦的玉枕就砸了过去。

冷源悄悄的潜进屋子里,慢慢的靠近蔡青青的床上,手上的剑握了又握。正当要掀开帘子的时候,突然面前踹来一脚,来不及多久一下子被踹倒在了地上。然后就看到一个身影压了上来,一个东西正要向自己砸来。反手一接,捉住面前人的手,在这样紧急的环境下,自己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好细的手腕。

蔡青青坐在来人的身上,拿起玉枕就要砸过去,没想到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那个人的手劲可真大,抓的自己的手腕生疼。不过,蔡青青可不是好惹的,她学过女子防身术,这样的方法她还是破解的了得,只见她手腕一反,扣住对方的一个手腕的一个穴位,果然,对方的手松了。然后她立马逃到暗处,屏住呼吸。

冷源没想到竟然被人逃脱了,对方的手法他没有见过,很神奇。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人就逃脱了。冷源捡起掉在地上的长剑,隐藏起气息,在暗夜中开始搜寻起人的气息。蔡青青看着那个人的背影,仔细想着,看样子这个人不是来劫财劫色的,倒像是来刺杀的,可是自己也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啊,怎么就会引来了仇家啊。只看见那个刺客慢慢的转了过来,在月光之下,蔡青青总算看清了来人,小伙子,长得还不来吗!轮廓分明的脸,狭长英气的眉眼,整张脸在月光之下显得十分的清冷孤傲。蔡青青暗骂道:真是暴殄天物,怎么好的长相不做大侠,倒是做杀手!可惜!

正当这个时候,那个人却向自己冲了过来,蔡青青向下一蹲然后在往后一倒,顺利的躲了过去。但是这样的躲法总是不是办法啊。于是,她停下来,直直的站在冷源的面前,双眼直视他。笑意看着面前面容清冷的女子,双眸直直的看向自己,有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被看穿了,不自主的,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蔡青青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冷源并没有回答,直视冷冷的看着她。“我再说一遍,到底是谁让你来的,我蔡青青自认还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也没有得罪过人,我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死。”是的,自己好不容易才从死神的手下活了够来,现在,这条命是归自己的,就算是阎王,也没有权利夺走自己的命。全身爆发出凛冽的气息,有一瞬间,冷源觉得,自己为这面前的女人所折服。蔡青青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声不吭,都快以为他要变成雕像了。时间停止,这时,门外响起了侍女的声音,“蔡姑娘,你还好吗?”

面前的男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显得有点慌乱,但是很快又沉静下来了,他冲上前,一把将蔡青青压在暗处,拿手捏着蔡青青的脖子,说道:“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耳边的气息吹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痒,不过蔡青青还是忍住了。小脖子在你手上当然知道要干什么了,蔡青青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向门外大喊道:“我很好,就是起来喝个水,没事,你们回去吧。”

门外的侍女听到了,回答道:“那好,姑娘,您也早点休息吧。”

蔡青青应声。然后转脸看着那个杀手,只见他一脸冰块的表情,可是眼里有点疑惑的神情,难道是她看错了。冷源的确是在惊讶中,下人们叫她姑娘,那么,她应该不是那个狐狸精了,难道自己杀错认了。蔡青青看他阴晴不定的脸,随后说道:“我不过你是听谁的话,告诉你的主子,如果我跟她有什么过节的话,那就当面来找我吧,不必用这种低端的手法。”她抬眼直直的看着冷源,“我命由我不由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